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耿健:是什么让我选择去支教

2017年10月20日 10:24:00 来源: 中国大学生在线 作者: 字号:TT

又是一年一度的研究生支教团遴选季,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格外留意一点,或许是一种情结,或者自诩为一种情怀吧。今年尤为关注,因为的学生大四了。

无论是准备前往的人,还是已经回来的人;无论是长期关注的人,还是少有留意的人;无论是网上发帖的人,还是私下讨论的人,始终离不开一个最本源的问题——

是什么让你选择去支教?

与支教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2009年的一次宣讲会。说来惭愧,去听宣讲,并不是因为我感兴趣、觉悟高,而是三个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字——“出观众”,身为团干部的我,自然名列其中。

当观众嘛,自然都是从后排坐起,我有幸坐在教室左边区域倒数第二排的位置。渐渐地,听众越来越多,一个航教楼百余人的阶梯教室,座无虚席。

下面的场景就是一种常态:主持人上台介绍,观众欢迎,宣讲人巴拉巴拉讲,观众浑浑噩噩听。似乎,一切就这么结束了。

很多时候,不少故事,每每电影,都是在诸如此类的波澜不惊处发生的转折。

就是那么几张照片——志愿者站在乡村讲台上上课、下乡去捐资助学、一个个藏族孩子。那是第一次让我感觉电视荧幕上的这些镜头,如此近在咫尺。其实,从我小学开始,就热衷于外出实践,近一点的,调研一下校园周边噪音污染,远一点的,跟着天文摄影小组,去市郊的山上去拍摄月相、记录流星,但也请原谅我的孤陋寡闻,长期以来,直觉告诉我,这些支教的行为总是发生在遥远的另一边。电视上,可以有,而生活中,遥不可及。

心理发生这一转变之后,对下面的宣讲内容就渐渐投入了。这就好比销售,顾客一旦心动,撤下了心理防线,销售人员滔滔不绝的推介,便如洪水涌入我们的思想,从毫无兴致、到将信将疑、再到怦然心动,就是这么势如破竹。

宣讲结束了,支教的念头萌生了。

回去之后,按照宣讲会的精神,我逐一落实。先是拉着寝室的“小燕子”同学、副班长钟尉,一个人捐出200元,去资助一个西部小学生一年的学习用品费用。而后又号召专业同学一起设立船电奖学金。当时我们专业44个人,人不多但心很齐,建议一提出,没有异议,悉数通过。于是,每人30元,一共1320元,拿出其中1200元捐助了当地12个品学兼优、家境贫寒的小学生。

等这些事情告一段落后,我开始静静思考自己支教的问题。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就在小高层下面买炒饭的的时候,我站在夜空下,征求了家人的意见,按照我家的习惯和作风,这类事情他们一贯尊重我的想法,这次也不例外。

那个时候,我刚步入大二,想想距离毕业选择还有两年多,再加上三分钟热度有点消散了,行思就先搁置着,到时候再琢磨也来得及。

所以,这与支教的第一次接触就这么平淡的开场、戏剧的转变、草草的收场了。

一问:是什么让我选择去支教?

一答:是心血来潮,是儿时好奇的延续,是毫无准备的突发奇想。

两年间,支教的事情其实早就抛在脑后了,我也一直在为找工作努力积淀着自己。

大四如约而至。

就在我求职期间,一则通知——第十四届研究生支教团开始报名啦——再一次唤醒了内心沉睡的支教基因,改变了一切。

现在想想,自己的职业生涯规划也真是不够稳定,准备了近三年,只为寻求一份满意的工作,但又在不经意间有所动摇,事情确实就这样发生了。

在这里,还有一个不可规避的问题,研究生支教团相比于西部计划其他的项目,为什么入选条件更高?更受欢迎呢?

先做一个小科普,研究生支教团全称叫做“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研究生支教团”,是团中央和教育部共同组织实施的。服务内容简单直白讲,就是中央指定一些院校、分配名额,然后再指定一些国家贫困县进行对接,一所院校长期对接一个或多个贫困县,每年以接力的方式,派遣志愿者开展服务。2011年,研究生支教团并入西部计划统一组织实施。两者的区别不少,但大家关注的最大一个不同点,也是支教团入选条件高、竞争压力大、名额指标少的重要原因——直接推免研究生。一言以蔽之,就是大四毕业,选择支教,服务一年,回来保研。

每一个支教面试的同学,都会说出各种原因选择去支教,但不会有一个人讲:“因为能保研,所以我去支教。”然而,在现实中,这又是不少同学选择研究生支教团的重要原因之一。

今天,我在这里直言不讳的指出,并不想去批判指责,而是想让我们去正视这一问题。其实,去支教获得保研资格,这是一种政策性鼓励,就类似某某选拔特殊的加分项,某某评比的单列指标,可以把他作为一种激励,当然无可厚非,但切不可把它作为一种目的。

接下来大四的一整年,除了正常的学业之外,其他的时间几乎都在为毕业后的支教准备着。学校组织的培训和实习,自己私下的询问、网上的了解和书籍的阅读,都在帮我勾勒着即将到来的支教未知生活,令我越发跃跃欲试。

所有的工作都是单纯直接地围绕支教展开,从没反思过更高层次的追求是什么,那时候也没这个意识。总之一句话,一切工作按既定计划顺利开展,自己兴致勃勃。

二问:是什么让我选择去支教?

二答:是一份朦胧向往的追求,是一个政策导向的鼓励,是一种憧憬已久的美好画面。

真正令我反思和咀嚼出支教的意味,是回来的这几年。

如今留校工作,各种事务缠身,再没有那样纯净的时光,专注于只做一件自己喜爱的事,无人打扰,仿佛与世隔绝。当然,这其中长期支撑你的是需要一点精神鼓舞的,这个鼓舞,我现在刻骨铭心的理解,它就是信念,否则,这貌似不长的一年,每一天都会令你度日如年。

假如你没有经历,请不要诋毁她。

假如你没有感悟,请不要蔑视她。

支教队员在西部时间不长,但往往却又跟当地的孩子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们没有把教学当作任务去完成,而是作为信念在追随。主动请缨而来,就是为了倾尽一腔热血,怎么能懈怠,怎么会懈怠,怎么敢懈怠。

课堂上的时间毕竟是短暂的、有限的、单一的,跟孩子们的交流,更多的感情培养是在课外的一点一滴中,一些只发生在我们和孩子们之间的故事,任何一个场景都意味深长。

当看到曾经的小卓玛把QQ的备注,改成了“数学老师,你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啊,我们好想你”,我静静地盯着电脑屏幕发呆,回想起这个小姑娘背着斜挎包,陪我去藏族市场买东西,当我的小翻译,甜美的声音和上扬的嘴角历历在目。

当收到曾经的小班长王远隔万里给我发来信息,询问应用题怎么去解的时候,依稀记得临别那一天,你们站在车后飞扬的尘土中,跳起来不住地挥手喊着:“老师,再见!”

那些至今难以释怀的画面,再精妙的摆拍也无法复制,再唯美的语言也无以言表,如果不是内心深处自我信念的召唤,这也都是过眼云烟。

“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一年青海行,一生青海情。”

“用一年的时间,做一件一生难忘的事。”

这是口号,但绝不是挂在嘴上的假大空似的口号,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都沁入心脾、烙上骨头的追求!因此,这些字句总能让我在静静地端详中,变得肃然起敬,变得心潮澎湃。就像奥运赛场颁奖台上,运动员听到国歌声响、看到国旗升起时的那种情不自禁,不可名状。

如此反观,为了一个保研的名额、为了一份简历的悦目,而踏上征程,就赫然显得微不足道,甚至感到卑微和令人鄙夷。

尤其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什么叫做“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总书记为什么总是在牵挂着贫困地区,现在举国上下都在为二零二零年奋斗,祖国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在基层、在西部、在落后贫穷的大山里。穿越上千里地,我们去到那里,献出自己的力量、教好身边的学生、做好周围的捐助,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就是最真实、最务实、最切实的精准扶贫。

我们总说,去西部是为了点燃孩子们梦想的火把,播撒信念的种子。

但我想说,去西部孩子们也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的这个火把是否依旧光明,自己的这粒种子是否已经发芽、生根、枝繁叶茂。

三问:是什么让我选择去支教?

三答:是一份源于内心深处的信念选择和价值追求。

如果再有机会,

我不敢妄言用一生做承诺,

但我愿意择一到两年时间,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与现状隔绝,

纯粹地做一件事情,

不为他求,

只为这人生短短几十年,

寻求一处信念与价值的归宿。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