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平简介

    他以匠人之心,琢时光之影。工作之余,似乎只做一件事——那就是用爱去理解无穷寂寞的扎染艺术;

    他留传承之美,走创新之路。传统蓝白间,跳跃出水墨的朦胧,油画的斑斓,水彩的清雅,探索与尝试,远行在继续;

    他撷诗者之义,含纯净之思。扎染闲暇,作小诗当奖励,是安然的休憩,也是天然的流露,还是内心之皈依。

    他叫吕唯平,是高校教师,亦是现代扎染艺术大师。偶然机缘,中国大学生在线有幸对话吕唯平,聆听他对中国民间传统工艺的全新解读。

对话唯平
中国大学生在线:第一次看到您的扎染作品时很惊讶,您似乎把民间的传统扎染演变成了现代的艺术作品。不知您这些不同于传统扎染的新想法的灵感源于哪里?

吕唯平:我敬佩民间传统印染匠人的匠心以及他们延续下来的诸多表现手段,但敬佩之余不免觉得不好玩。若你到过民间扎染作坊,见过那些龙凤绵鸡等扎染的工艺,就不难看到那种缝缀缝扎好是繁杂。这种匠气和刻板我不太喜欢,让人感到压抑……

中国大学生在线:您一路创作,也在一路创新与突破,但创新需要勇气,突破也往往不会一帆风顺。您一路走来,遇到过困难或听到过不同的声音吗,怎么处理它们呢?

吕唯平:我玩我的,也不碍人家什么事。困难和刁难总有,攻克不了就停下来,蛮力前行没有用的,水遇到山通常都是绕呐。扎染毕竟不是动手描画,创新或突破的过程和结果本就是享受,何乐而不为。

中国大学生在线:您曾经对扎染做过很多创新的尝试,例如融合中国水墨效果、油画光影效果等。哪位艺术家或那幅艺术作品对您的创作生涯影响最大?

吕唯平:作品对你的影响是一部分,巨擘大师本人的思想品质对你的影响也是一部分。木心老先生很有趣,他把自己酷爱且对他形成重大影响的历史上的大家巨匠,亲切地称其为“舅舅”,只因与自己有文学艺术上传承的血脉关系。基于这种认识,米开朗基诺、凡高、波洛克、张大千、吴冠中、木心等都可视作俺远房的大舅二舅三四五六舅,哈哈。

中国大学生在线:【色彩】传统意义上的扎染颜色较为单一,而您的作品可谓是色彩斑斓。比如作品《碎花四月迷离时》,简直是一场色彩的盛宴。对于色彩,您有什么自己的看法吗?

吕唯平:《碎花》一作本就是平日丝巾染色中的提炼或撷取,是民众诸色彩胃口的家常小菜、百家宴,各有美妙处,与学院派或流行色协会那些相对苛刻规矩的满汉全席、宫廷大餐不同。

中国大学生在线:【表达】很多艺术家都兼爱文字,比如吴冠中出过很多散文选,又比如挪威大画家蒙克写过许多或长或短的杂诗,我感觉您也如此。您说“您喜欢整点歪诗奖励自己。”“奖励”这个词用的很有趣,您如何看待诗歌与扎染的关系?

吕唯平:前不久一个朋友请吃饭,说是有位上次同我见过一面的远客过来,遗憾我太忙,没到场。那位远客说:“哦,那位诗人没到呀!”我听后笑得呀……我真不觉得自己写的诗好,只是这些年博客里玩玩,体会到人有激情时才有创作欲望,才有“诗”出来。所以当自己有满意点的扎染作品出来时,便会借此整点“歪诗”“奖励”自己,免得激情过剩,浪费掉喜悦。

中国大学生在线:【作品】每位艺术家都有自己最为得意的作品,能不能跟我们说说,您最欣赏自己的哪幅作品,或者您认为,什么样的作品算得上是好作品?

吕唯平:扎染其实远远没有绘画的能耐,不能想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我感觉自己有点像玉石把玩兼雕琢者,在跋涉中寻石选石。有时,觅到的石已具天然之美,无需雕刻;有时加工一下,情趣便可彰显。我欣赏的扎染作品也无非是这两类。


中国大学生在线:现在年轻人的圈子里流行这样一句话:“工作就是为了赚钱,不要跟我谈什么理想,我的理想就是不工作。”虽然有点偏激,但也不失为一种现实。您怎么看,您认为做艺术应该是为了赚钱吗?

吕唯平:拼命工作的目的是为了拼命赚钱、拼命购物,要这要那,这是贪,想占有而已,终归不会快乐的。艺术是解救自己,使自己能达到一个“怀着悲伤的眼光,看着那些不知悲伤的事物”的高度。

中国大学生在线:如果可以选择,作为一名艺术家,您会选择名还是利,又或者您二者都不选?那大众可能会觉得您有点虚伪,开玩笑。

吕唯平:艺术家的牺牲是完全自愿的。在这个意义上,名呐,选择的是实至名归,而不是虚有其名就好。利呐,应是由勤勉和诚恳获得的自信而来,选择的当是没有虚荣在内的那份光荣,不是谋来的就好。


中国大学生在线:有些艺术家觉得最难产的不是作品,而是作品的名字。对您来说,给自己的艺术作品起名容易吗?

吕唯平:哈哈,这个问题有意思,点到了我的痛处。我总是把自己弄得很尴尬,借助自己的诗句来起名,可遇上诗句长点的,又常常记不住自己作品的名字。                                                                      

中国大学生在线: 很多现当代艺术作品大众都看不懂,或者理解不了。经常看展归来被问及展览如何时,就只能回答“听说评价很高,可是我看不懂”。您遇到过看不懂的艺术作品吗?您的作品被展出时,您是希望大众都能看懂更好还是懵懵懂懂更好呢?

吕唯平:我不会产生为难人家一定要看得懂或者看不懂的意思,我是凭自己的直觉喜欢或不喜欢来看待艺术品的。作品一经问世,交给观众自己好了,各有各的哈姆雷特,各有各的佛罗伦萨。说得出的好是一种好,说不出的好,更好。反之亦然。 


中国大学生在线: 除了扎染以外,您还有什么其他的兴趣爱好吗?

吕唯平:在我的小圈子里,朋友们会调侃我,说我是画画圈里乒兵打得最好的,乒乓圈里诗写最好的,诗圈里画画画得最好的。他们就是不说我的扎染杠杠的,气我,哈哈。

唯平谈艺
从扎染自身的语言说起

三十多年前,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岁月,我在湖北美术学院的课堂上接触到了扎染,从而认知了这一手工印染技艺。徜徉其中,它的浑然天成,它的视觉张力,它的空灵而刺激,它的神秘且神奇,足以让我与之结缘,并从此缠绵不止。

从偶然到必然

扎染中那些因偶然因素形成的特定的语言,传达出的那些意趣与活力、张力与冲击、情感与时尚,作为造型艺术中特别的形式语言体系,有其自身的文化意义和价值观念,我们应在扎染的技术实践中对其不停地探研,将它视作一个动态的语言传达过程,使其在发展中不断地得以科技与人文的补充,渐趋至一个从偶然到必然的创作状态。

从眼前踩出远行的路

    我曾尝试过将扎染融入中国写意画的水墨效果、版画的分色、油画的光影、剪纸的平面化造型等,在理解这些姊妹艺术的表现特征中,实现了扎染技艺一次又一次的超越。我觉得,在扎染适应现代生活需要的同时,它已将其艺术的可能性引领到了一个现代思维的向度上    
艺界声音
高润喜(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    

扎染是一种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民间艺术,从其技法到艺术表现上已经发展的非常成熟或完美,几乎是难有任何突破的空间。可当我看到《唯平扎染艺术》图文时,确有顿开天井的感觉。

 

  庆( 资深媒体人):                                     

唯平先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为传承中国文化之瑰宝创造了更辉煌灿烂的文明。少年强则中国强青少年们更应当把最美的传统文化传播到世界,实现中国梦

 

管吉峰(中央美术学院数码媒体系教师):

    艺术如人,美与宁静与唯平老师同在。

黎宏河(《中国文化报》社总编室主任):

传承、创新、责任、担当,用这四个寻常、平淡却又高大上的词语来评价人,有时候是恭维,有时候会是反讽,但当我面对唯平先生的作品时,我觉得他当之无愧。

 

王子怡  (清华美院博士,北京服装学院副教授):

是扎染,却不像扎染;像绘画,却不是绘画。和我原来所知道、所认识的扎染迥然有别,却又确乎是扎染工艺浑然而成。

 

梁竞云 (湖北美术学院副教授、环境艺术设计系室内设计教研室主任):

我的记忆中,唯平兄的世界就是一个处处皆飘坠着的七彩扎染空间。唯平兄在这个最喧嚣与最炫耀的时代,一直坚守着自己,在他的扎染世界里安静若素,笃定前行。艺术即是一场修行。

唯平作品
唯平推荐

独树一帜的技艺

惊艳的视觉艺术张力

现代思维的向度

浸染诗意的曼妙天地

 

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

限量精装印刷

具阅读、技艺参考及收藏价值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 回顾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