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平访谈录专访 - 唯平扎染艺术 - 活动专题 - 专题 - 教育部中国大学生在线
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唯平访谈录专访

2017年06月29日 12:15:10 来源: 中国大学生在线 作者: 字号:TT

第一部分:扎染还可以这么玩儿

1第一次看到您的扎染作品时很惊讶,您似乎把民间的传统扎染演变成了现代的艺术作品。不知您这些不同于传统扎染的新想法的灵感源于哪里?

答:我敬佩民间传统印染的匠人的匠心以及他们延续下来的诸多的表现手段。但敬佩之余不免觉得不好玩。到过民间扎染作坊,见过那些龙凤绵鸡等扎染的工艺,就不难看到那种缝缀缝扎好是繁杂。这种匠气和刻板我不太喜欢,让人感到压抑;其次是效果。熟悉蓝印花布的人都知道,传统扎染的视觉效果与蓝印花布很相似,一般人分不清。用扎染的纯手工去效仿雕版印染的蓝底白花纹样,是一件吃力不见得讨好的事。这是个艺术语言问题。好比你用油画手法去临摹一幅照片,得经过长时的劳作,而原本照相机只用百分之一秒甚至千分之一秒就能够解决这一问题;再者就是人家玩得很极致了,我不喜欢再去凑热闹。

我试图通过扎染的防染原理去效仿绘画诸画种,走过不少弯路……直到感悟到它自身的语言,用它的不可重复性、偶然性、温润朦胧感等来说话,来作特有的表达。

2您一路创作,也在一路创新与突破,但创新需要勇气,突破也往往不会一帆风顺。您一路走来,遇到过困难或听到过不同的声音吗,怎么处理它们呢?

答:我玩我的,也不碍人家什么事。困难和刁难总有,攻克不了就停下来,行蛮没有用的,水遇到山通常都是绕呐。扎染毕竟不是动手描画。。。创新或突破的过程和结果本就是享受,何乐而不为?

3您曾经对扎染做过很多创新的尝试,例如融合中国水墨效果、油画光影效果等。哪位艺术家或那幅艺术作品对您的创作生涯影响最大?

答:作品对你的影响是一部分,巨擘大师本人的思想品质对你的影响也是一部分。木心老先生很有趣,对他形成重大影响并酷爱的历史上的大家巨匠,他会亲切地称其为“舅舅”。只因与自己有文学艺术上传承的血脉关系。基于这种认识,米开朗基诺、凡高、波洛克、张大千、吴冠中、木心等都可视作俺远房的大舅二舅三四五六舅。哈哈。

4扎染有很多偶然感性的东西,同时您也提到扎染技艺已经被提升至科学的理性。感性和理性、偶然和必然,您如何将看似矛盾的二者融合在一起呢?

(从后现代主义的初衷与现代主义的科学精神两者中寻求融合。一个较大的话题,时间关系,不大容易展开。此题略去。)

第二部分:扎染秘事

1【风格】每位艺术家都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大众也喜欢用各种各样的词汇去形容和表达自己对不同艺术家的理解,但有时会偏差。对于您,哪几个词是您永远不希望听到被用来形容您的艺术风格的?

答:我不去弄什么主义风格的。如果该我出牌,我偏爱出情感这张牌。到了我这年龄,自己早已会调侃自己了,何况作品评论是读者观赏者的事了

2【色彩】传统意义上的扎染颜色较为单一,而您的作品可谓是色彩斑斓。比如作品《碎花四月迷离时》,简直是一场色彩的盛宴。不知您有没有偏爱的颜色,又有没有不喜欢或很少用到的颜色?

答:《碎花》一作本就是平日丝巾染色中的提炼或拮取,本就是民众诸色彩胃口的家常小菜百家宴,各有美妙处,不同于学院派或流行色协会的满汉全席宫庭大餐的苛刻规矩。

3【瓶颈】艺术创作中遇到瓶颈或思路卡壳是件很让人烦闷的事。有一个著名的绘本画家,他每到思路卡壳画不下去的时候,就干脆暂时放弃,转画其他题材,等有了新想法再继续,所以他的有些绘本虽然很薄,只有十几页,但却创作了很多年。您有思路断片的时候吗,一般会怎么突破?

答:我平日在学校的主讲课程便有“广告创意方法,”是从创意原理讲到创意方法以至讲到激发创意的各种手段,细细琢磨很有意思的,是内心深处的追问、剖析、对比优选、煎熬乃至沮丧或自醒的过程。艺术创作同科学创造一样,当因人而异,因境而异,成功者自有妙法。比如我不喜欢不好不坏的作品,因为平庸离创新创造最远。一当手头上出现这类让人不悦的作品,我往往会采用“破坏后的再构”手段:那就是弄乱这幅作品,或裁切局部或剝掉部分或扔进染缸重新扎缚,破坏它,直至它成为垃圾或者出现转机。我相信自己的直觉,若落入概念的羁绊宁成废品。

4【环境】艺术创作,有一个舒适的环境很重要。有些人创作时喜欢放着轻音乐,有些人则需要绝对的安静,还有些人可能喜欢创作时有爱人相伴。有些人喜欢在干净整洁的环境里工作,有些人则喜欢在看似杂乱却自成章法的地方创作……您呢,什么样的创作环境会让您觉得舒服惬意,更易产生创意?

答:有基本条件就成。有时夜静时我干着活儿听着楼上的麻将声特别开心,觉得有人陪你。没音乐时我也可自嗨。就怕舒服惬意了没好东西出来。

5【表达】很多艺术家都兼爱文字,比如吴冠中出过很多散文选,又比如挪威大画家蒙克写过许多或长或短的杂诗,我感觉您也如此。您说“您喜欢整点歪诗奖励自己。”“奖励”这个词用的很有趣,您如何看待诗歌与扎染的关系?

答:前不久一个朋友请吃饭,说是有我上次见过一面的一位远客,太忙,我没到场。那位远客说:哦,那位诗人没到呀!哈哈,笑得我…我真不觉得自己写得好诗,只是有些年博客里玩玩,体会到人有激情时才有创作欲望,才有“诗”出来。所以当自己有满意点的扎染作品出来时,便会藉此整点“歪诗”“奖励”自己,免得激情过剩,浪费掉喜悦。

6【作品】每位艺术家都有自己最为得意的作品,能不能跟我们说说,您最欣赏自己的哪幅作品,或者您认为,什么样的作品算得上是好作品?

答:扎染其实远远没有绘画的能耐,想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我感觉自己有点象个玉石把玩兼雕琢者,在跋涉中寻石选石,有时,觅到的石就已具天然之美,无需雕刻;有时加工一下,情趣彰现出来。我欣赏的扎染作品无非是这两类。

7【未来】您说:“远行的路,从现在踩出。”可否透露一下,接下来您还打算做哪些新的尝试呢?

答:在现代思维向度上,扎染艺术的可能性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利用扎染丝绸的双面观,多层面料在LED灯光下所呈现的色彩透叠变化一一神奇而璀璨,植物染的温润和农耕式的情感,民间印染中夹染、蜡染、泼染、拔染等其它表现形式与扎染的碰撞……这些都让我欲欲而试。我喜欢方励那句话:生命是用来折腾的。

8【技术】您说:“随着时代的进程加剧、信息技术正在悄然改变我们的现实。”其实一直以来,信息技术的优势与弊端都是人们热议的话题。拿艺术领域来说,信息技术让制图制版更加便利,让艺术家更容易听到大众的声音;但同时信息技术也让抄袭变得泛滥,让艺术家产生惰性。您怎么看待信息技术的优劣呢?(可选)

答:个人是无法选择时代的。正是大工业技术、信息技术时代在改变我们的现实,所以艺术的绿色性、艺术的智能性、艺术的人文性,艺术以生命环境为中心的理念被提到了社会的日程中。艺术对人文的关怀即对情感和人性的呼唤更为强烈。我们的艺术创作和艺术设计

在亦静亦动的状态中,在保持对生活的理性化认识的基础上,回归到返璞归真的感官认识上,把眼睛放在内心去感受,而不是仅仅停留在这个光怪陆离被技术包裹的外部世界。沉浸于内心,才可能少一些对技术的依赖。

第三部分:搞艺术,还是赚大钱,这是个问题

1 现在年轻人的圈子里流行这样一句话:“工作就是为了赚钱,不要跟我谈什么理想,我的理想就是不工作。”虽然有点偏激,但也不失为一种现实。您怎么看,您认为做艺术应该是为了赚钱吗?

答:拼命工作的目的是为了拼命赚钱,拼命购物,要这要那,这是贪,想占有而已。终归不会快乐的。艺术是解救自己,使自己能达到一个“怀着悲伤的眼光,看着那些不知悲伤的事物”的高度。

2 现在的艺术,很难做到纯粹,经常会和商业、利益挂钩。比如一些艺术院校的毕业生在创作毕业作品的时候,为了能让自己的作品在展览时被专业人士所关注,就会努力迎合现在大众的偏好,而偏离自己的初心。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当大众偏好与自己初心不完全一致时,您又会如何选择?

答:这个问题本质上与上一问题是同一个问题。

3 进一步引申一下,如果可以选择,作为一名艺术家,您会选择名还是利,又或者您二者都不选?那大众可能会觉得您有点虚伪,开玩笑。(可选)

答:艺术家的牺牲是完全自愿的。在这个意义上,他选择的是实至名贵,而不是虚有其名。利呐,不是谋来的就好。他选择的当是没有虚荣的份的那份光荣。利呐,是由勤勉和诚恳获得的自信得来,不是谋来的就好。

第四部分:花边故事大曝光

1 在您《唯平扎染艺术》的扉页上有这样一句话:“工作之余,似乎只做着一件事——那就是用爱去理解无穷寂寞的扎染艺术。”这显然有夸张的成分,因为除了工作和扎染,至少您还需要面对生活。当然,生活指代很多,比如家庭、朋友、甚至还包括宣传您的作品、书等等。如果按百分比划分的话,工作、扎染和生活,这三者您会给出怎样的占比呢?

答:试图去把工作、爱好、生活分出比例的想法好笑不好玩。做什么事、想做什么事、怎样做事,都是生活。懂得承当,懂得牺牲就好。我之所以说“工作之余,似乎只做着一件事”,是说其它的事没必要去说,也不值得诉说。

2 有些艺术家觉得最难产的不是作品,而是作品的名字。对您来说,给自己的艺术作品起名容易吗?

答:哈哈哈哈,这个问题有意思,点到了我的痛处。所以我总是把自己弄得很尴尬,借助自己的诗句来起名,遇上诗句长点的,常常记不住自己作品的名字。

3 您一般喜欢在什么时间创作?

答:好象是晚上多点,不过这时地球的另一边好象是白天。

4 很多现当代艺术作品大众都看不懂,或者理解不了。经常看展归来被问及展览如何时,就只能回答“听说评价很高,可是我看不懂”。您遇到过看不懂的艺术作品吗?您的作品被展出时,您是希望大众都能看懂更好还是懵懵懂懂更好呢?

答:我不会产生为难人家看得懂或者看不懂的意思,我是凭自己的直觉喜欢或不喜欢来看待艺术品的。作品一经问世,交给观众自己好了,各有各的哈姆雷特,各有各的佛罗伦萨。说得出的好是一种好,说不出的好,更好。反之亦然。

5 您认为创新能力是天生的,还是后天习得的,又或者二者都有?您真的认为人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吗?

答:两者皆有呐。从艺术的一元论层面看,即“把生理的物理的变化,提升为艺术的高度”,人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

6 除了扎染以外,您还有什么其他的兴趣爱好吗?

答:在我的小圈子里,朋友们会调侃我,说我是画画圈里乒兵打得最好的,乒乓圈里诗写最好的,诗圈里画画画得最好的,哈哈,他们就不说我的扎染杠杠的,气我。哈哈哈哈。

[责任编辑:许孟楠]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