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团子话节气】暮春谷雨

2017年04月25日 10:58:00 来源: 中国民航大学网通站 作者: 字号:TT

春雨惊春清谷天。

谷雨是春季六个节气中的最后一个,标志着暮春。春之迟暮,那带着些莽撞的新鲜劲儿也就慵懒了起来。便是慵懒,看着海棠落尽,泡桐始开,张口欲和诗几句,搜肠刮肚却觉得连“花非花谢花满天”都是带着欣喜,哪有“长恨春归无觅处”的惆怅。

谷雨,本就是个魔幻又雀跃的词

传说仓颉造字成时,天雨粟,鬼夜哭。后者是精怪不能遁其形,前者则是因天地不能藏其密。惊天动地的到底是传说,可“雨落百谷丰”的物候语中,那份欢喜与希冀却呼之欲出。哪种解释都好,兴许都不过是后人附会出的起源,但“天雨粟”从此就与“谷雨”二字关联。

作息之间,我们不曾有敏感的心和复杂的人生经历,很难感同身受于诗人的触动。亦不大知晓农时物候,拿捏不住农人“春雨贵如油”的珍惜。可是这个时节,之于我们也是毕业离别的时节,是验收成果,翘盼下一点人生旅程的时节。说是不大能料知农人、诗人的心境其实也不见得,兴许是两者兼具之呢。

人生的前二十五年,何尝不像是骤然而至的春天?轻盈而稚嫩,体会过生长时骨子里的钝痛,也品尝过

试飞时雏羽初展的狂喜。漫天不切实际的豪言壮语,说出来的时候,神明都会宽容一笑。走过立春的生命萌动,雨水的咿呀学语,惊蛰的心智渐朗,春分的躁动不安,清明的神行渐定,终于,到了谷雨。这个句号落的复杂,承上启下中仍是“杨柳烟外晓寒轻”的光景,却也嗅得到牡丹展蕊的前景。

啁啾的鸟雀儿逐渐多了起来,隐匿在日益繁茂的油绿枝桠里欢声叫嚷着,身形却分辨不清。在这临海的城市里,一年四季的风都蛮横,春天亦难得见“吹面不寒杨柳风”,但这却不妨碍什么。春末夏初之间,我们熬过了的所有多变天气,终究也送走了手无足措的青涩和毫不内敛的浮躁。内心那只渴望撒欢儿的小兽,皮毛水滑,肌肉和骨头都逐渐结实了起来,不再难以约束。谷雨时节,梦幻的日子到此为止,生命将要成熟——这是时间的允诺,它不会反悔,我们亦不能。

谁家的少年,亮着一双眸,认真的跟我笑

——我要去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然后回来

带着珍奇的宝物

没有雨水浸润肺腑

阳光却转瞬跳跃过千片树叶

万道波澜

明晃晃的似那少年的笑脸

我想

春季结束了

但是

还有比这更令人欣喜的事吗?

[责任编辑:刘宇宏]

节气 谷雨 传统文化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