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吃喝杂事——评《汪曾祺谈吃》

2016年10月18日 15:32:15 来源: 三明学院文化传播学院 作者: 字号:TT

推荐图书:

作者:汪曾祺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2年10月

三明学院文化传播学院  2014级汉语言文学2班  陈诗宇

《汪曾祺谈吃》这本书的内容一看书名就明白,是一本吃吃喝喝的书。但就吃论吃则有味无趣,而汪曾祺把吃的感受、吃的氛围,怎么个来历说得头头是道。就如介绍里说的汪曾祺是把口腹之欲和高雅文学拉得最近的人。

其实这本书里提到的并不是什么不可多得的吃食,只是写了些干丝,萝卜,韭菜花这些普通食材。不过呢,这可是一本故事集,将发生在天南海北的吃食和事儿凑一块,也有趣极了。在名家的嘴里,听的是风土人情,要找好吃的难免失望。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口味,就像是现在填饱肚子已经不是食客的目标,大家开始吃的是情怀。关键不在乎在哪吃,吃什么,而是在人生的哪个阶段,和谁,在什么样的精神状态中吃的。就如汪曾祺写的啃胡萝卜,在西南联大生活的那个时期,物质匮乏,而他写的啃胡萝卜都能让人看得喀嚓喀嚓倍儿脆,以至于让我在很长时间里把胡萝卜联想成梨。说到梨就不得不提汪曾祺谈梨,他说莱阳梨、烟台梨、河北梨跟宝珠梨都不是一个味儿,卖梨的方法,必须十个十个卖。连个梨都能吃出自己的经验,也无怪于是当时文艺圈的美食家。无论是萝卜、豆腐,还是韭菜花、手把肉,经他一说,都成了不可以多得的美食。

之前看《昆明的雨》其中的“浊酒一杯天过午,木香花湿雨沉沉”是我很喜欢的一句诗。最开始我只是被诗的意境所吸引,但在这本书中我才开始明白汪曾祺对于昆明的执念。他在书中在多处用似孩童般的固执展现出对昆明菜的喜爱,我记忆深刻的就是那处“如果全国各种做法的鸡来一次大奖赛,哪种鸡可以拿金牌?我以为是昆明的汽锅鸡”。读到此处我真的被汪曾祺的可爱所倾倒。小的时候读汪曾祺的文,我就在想那么会吃的人手艺如何。果不其然,汪曾祺的手艺也是在文艺圈里吃了名的,当年有一台湾学者拜访,一道大煮干丝连汤也被喝的精光。   

这本散文集,汪曾祺从吃喝杂事说到人生百态,我想对吃食如此细致的人,一定非常热爱生活。我喜欢他平和的叙述方式,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则是生活之道。这本书不仅仅是在谈吃,而是在向我们展示一种生活方式。

[责任编辑:刘宇宏]

汪曾祺 《汪曾祺谈吃》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