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最爱

2016年05月20日 16:45:55 来源: 西南大学 作者: 字号:TT

火车上,想把这时内心复杂的情感记下来,但当打开一个空白word文档时,却突然哽咽着,不知道要写些什么。

转过头,透过窗,看着列车外迅速驶过去的村庄,楼房,枯木被无情地甩在身后,心里也只能挥挥手,告别昨日的小城,告别昨日的人们,无奈却又是必然。

临行前的那晚,爸妈说走的远点好啊,能见大世面,男孩子就应该趁着年轻多出去闯荡闯荡,这样才能丰富自己的人生阅历,才能长见识嘛。哼!每到这时,我就会摆出那一副臭架子,嘴角轻蔑地向上微扬,就这么不屑地瞟一眼他们,说要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死都不会跑那么远,来这么个破地方,绝对不会!我还说以后还得给我妹一个忠告,千万不能跑远了,千万不能!

送站。想自己走,可爸说,好几天之前就想随便找个理由去送送我,听到这我就笑了:哼,你见过让家长送站的吗?女的还情有可原,可我是男的啊,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可谁知妈那天却正好去张店开会,便要和我一起。唉,我虽极不情愿,但也无可奈何。坐大巴的时候,我和妈都没吃早饭,一路上,我们坐在一起,但一句话都没说。她一向晕车,加上没吃早饭的缘故,在车上就吐了起来,看得我是一阵揪心。

下车,取完票,准备进站。

我对妈说:“走吧走吧,你又没票,肯定进不去,去吃点饭,要不待会又难受了。”

妈问:“不让我送送你?”

“快走吧,不用了,你还得开会,到时候就来不及了!”我狂躁地喊着。

妈说:“要不我和你一起排队吧,看到你进站我就走了。”

我就知道我和她一起来事情早晚会演变成这个样子,想自己真正独立一把怎么就这么难!你们难道每次都来送我吗?想着想着心里就愈发觉得憋屈。

可巧,排队的人蜿蜒得像一条扭曲的蚯蚓。我趁势说道:“快走吧,那么多人,你到时候开会真要晚了!”妈低下头看看了时间,又抬起头看了看我,小声问我:“要不我帮你插个队吧?”

“怎么可能!你赶紧走吧,不要等我了。”我干脆利落地回绝了她。而且心里还埋怨:你怎么能这么做呢?起码得有点素质嘛!于是转过身去又对妈说道:“你快点去吃点饭,别跟着我,我自己进去就好。”然后用手把她推到了一边。

妈在排队的人群里站着,她就这么看着我,拿着我高三毕业时自己挣的第一桶金给她买的金黄色的皮包,自己嘟囔着:“我起码得看着你进去啊。”我也就没再多说什么,随她吧。

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进了站,检查完证件后,转过身往妈在的位置瞟了一眼,就一眼。

妈迅速捕捉到了我转身回头的那一个眼神,就像是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死死盯住我,尴尬的我只能一个劲地挥手示意,让她赶紧走,她一边一个劲地点着头,一边举起那个金黄色的皮包企图让我看到她。

过了安检,我又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看,我知道她是决不会走的,但却发现真的找不到她了,只看见喧哗躁动的人群在互相撕扯。或许她真的走了吧,我这样想,其实这样也好。拿了行李箱,被安检人员搜过身后,我还不死心地转头看去,想着:你不会真的走了吧?就那时,那几秒种,妈像条泥鳅似的不知从哪儿又钻了出来,双手放在冰冷肮脏生锈的铁护栏上盯着安检传送带上一件一件通过的行李。

我正准备上二楼,瞥到这一幕,狠狠心,转过身,坐上了电梯,便从此再也没有回头看过一眼,这或许就是自己独立的第一步,我这样想。

来到二楼,选了个靠窗的安静位置,拿出手机,想了想,还是拨通了电话。

“妈,我到了,找到进站口了……”

妈突然一下子抢过话来:“哦好,我看见你上去了,你的进站口在二楼东面第三个,记得吃点饭,快到点的时候赶紧去排队,排到前面,别到后面,把钱包放好,身份证和票一定拿好,整钱贴身放好,十块八块的零钱就放在衣服外面的口袋里。”

在临行前的晚上,这些话妈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

不知怎地,我脑海中一下子就浮现出妈在人群中被挤来挤去最后趴在落地窗前铁栏杆上的画面,全是特写,如此清晰,人生第一次尝到了泪水夺眶欲下的感觉,我想极力克制住,但情感终归是奇妙的,越想克制却越容易爆发。自以为懂事的我本想再嘱咐和唠叨妈几句的,说让她赶紧去吃饭,在车上都吐了,我自己都成年了,你也不用太担心我……这些话我不知道在心里排练过多少次,但此时,听着妈一句一个问题的“连环逼问”,我却不争气地用一个又一个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挣扎着呜咽着的“嗯”敷衍了这繁琐的唠叨。

电话里,内心敏感的我仿佛感到电话那头的氛围骤然变了,我和妈似乎都有那么一种想哭但是哭不出来的委屈,都在强忍着克制着压抑着自己。

……

我默数着:一、二、三……

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

之后,妈突然挂了电话。

看着结束通话的手机屏幕逐渐变暗变黑,转过头看着窗外楼下进站口的你拥我挤,大包小包,模糊的双眼又不争气地四处搜索,没找到妈。

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没忍住。

真的没忍住。

滚烫。

真的滚烫。

话还有半句“只是未到伤心处”。

想起刚放假回家时,央视新闻频道做了一个调查专题——“妈妈的唠叨”。有两位受访者的回答让我记忆犹新。一位说道:“妈妈的唠叨就像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很密,但是滴在地上就像打入自己的心中一样,很踏实,很安稳。”另一位则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那时,每次回家妈总会吧嗒吧嗒问个不停,工资多少啊,早饭吃不吃啊,几点起床啊,有对象了吗……,我总被这些问题压得喘不过气来,爸这时就会打断,才会有片刻的安静。可是后来,妈走了,回到家,再也没有人问那些烦人的问题了,但自己却很想找人倾诉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可惜,人不在了。回到北京,下了飞机,习惯性地拿出手机给妈报个平安,找到妈的名字,才突然意识到,心里不免咯噔了一下,便又给爸打电话。后来,爸也走了,处理完爸的丧事,下了飞机,再次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我瞬间哭了,嗯,再也没有人担心、牵挂、唠叨我了,以后也不用再给任何人报平安了。”

临行前,妈再三嘱咐,看看漏了什么东西,再检查一遍,坐上车给我和你爸发个短信,到了重庆也记得发个短信,晚上找到了宾馆记得和我们说一声……

然而,当我拖着行李箱刚进到火车的时候,妈的短信就来了。

“坐上车了吗?”

我收拾整理好行李以后,只是淡淡地,淡淡地回了一句:

“放心吧。”

之后,心里便荡起了无限涟漪,一圈一圈直至内心最深最柔软的地方。转过头,透过窗,看着列车外迅速驶去的村庄,楼房,枯木被无情地甩在身后,心里也只能挥挥手,告别昨日的小城,昨日的人们,无奈却又是必然。

但,我又能如何呢?

喜欢杨宗纬一首歌,歌的最后是这样的:

“以前忘了告诉你,最爱的是你

现在想起来,最爱的是你”

歌曲名——《最爱》。

[责任编辑:刘宇宏]

母亲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