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李济麟:名为“记者”的事业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2014年11月06日 09:48:00 来源:西南财经大学

作为日本现实主义文学的第一人,二叶亭四迷在名声大噪之际,却抛下当时连载正火的《浮云》,悄然退出文坛,几经周折后成为了一名记者,直到生命的终点。

我是一直都不能理解当时二叶亭的想法的,为什么要扔下文坛的荣耀,未就的佳作,挚友的期盼,而远走西伯利亚做一名记者,直到最后客死汪洋大海。仿佛对他而言,记者比作家更重要。这似乎很不可思议。打个比方,人们更加关注诺贝尔文学奖而不是普利策新闻奖,莫迪亚诺的书如两年前的莫言那般卖得脱销而最近的普利策得主却几乎无人知晓。在内江生活的时候,当我们讨论周末外出游玩地点,“范长江故居”是不会进入考虑范围的。直到有一天,我看到这么一句话,我想这应该是二叶亭在文坛急流勇退时所说的——文学毕竟不是男人一生的事业。

或许对他而言,记者才是他一生所追寻的事业。

什么是记者的事业?

整个社会就像是一个精密而自律的机器,以亿计的齿轮承轴咬合,时间一长难免产生磨损和污垢,记者便需要把这些现象剖给世人。就像二叶亭那样,在国内飞速发展的时候,报道下层人民贫困的生活;在日俄战争期间,远赴俄国,立志缓和两国的关系。记者就是这样一种职业,将炽热的灵魂附在冷峻的笔端,揭开时代的伤疤。这种行为必然伴随着阻挠与风险,如同顺着一根蛛丝从人间降到地狱,稍有不慎便会掉入底下乱舞的百鬼狰狞中。

就像手持天秤的法官必须保证公平一样,以笔为矛的记者也必须追求真实,如果“事件报道”沾染上了目的,便失去了其名为“真实”的根基,而记者本身,也走上了歧途。在百年前美国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普利策的针砭时弊流并没有打败赫斯特的黄色新闻。后者虽然逐渐没落,却如一个隐疾,顽强地活到了今日,并时不时地抬头出来表现自己的存在感。夸张的报道,捏造的事实和起噱头作用的标题更适合文学而不是报纸。记者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喜好和欲望,所以才会有抗战时期火野苇平为侵华扯下的弥天大谎,才会有一年前这个时候陈永洲的兴风作浪,他们可以被叫做艺术家,却绝不是一名记者。记者要做的只是展现真实,仅此而已。如果记者的笔下滋生了谎言,那便是对这个身份的背叛。

现在已经没有“史官”这种职业了,与之相对,它的一部分职能转移到了记者的身上,记者的报道也是对历史的记录,这也将是若干年以后我们知晓今天所发生之事的来源。在这个角度,事件的真实就显得更加重要,春秋时期董狐冒死书直笔的精神,也应传递到今天的记者身上。

双眼为镜晓人情,一杆直笔仗良心,这便是名为“记者”的事业。

[责任编辑:杨璐遥]
标签:记者 事业 李济麟
分享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