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余秋雨访谈录】谈《借我一生》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2016年03月09日 14:35:00 来源:光明网

【导读】余秋雨:“我强调这个作品的主观性,你可以理解我是一个历史学家,但是这本书里我不是一个历史学家。”

屏幕快照 2016-03-09 下午2.34.54

新京报:《借我一生》你说是一个记忆文学的概念,这是一个首创,你怎么理解记忆文学?

余秋雨:记忆文学这个概念,首先否定这是传记,传记有好多东西要写,比如你的谈恋爱过程,结婚过程,传记你不能漏掉这些。但是记忆文学就不是这样了,就是我的记忆片断。传记就是有一些很乏味的事情你也要提到,有的传记为什么不好看就在这儿,好多事情是没有什么价值的。或者是和别人很一样的,或者是你不想多讲的,或者讲出来是影响作品品位的,那么我就不细讲了。

新京报:那么它与回忆录、自传的区别很大。

余秋雨:记忆是流动的,就是产生在我身上的感觉。另外就是,我强调这个作品的主观性,你可以理解我是一个历史学家,但是这本书里我不是一个历史学家,不能总结这个历史过程。我当时还是个年轻人,我只是一个被打倒的干部的大儿子,一个挑起了全家重担的人,就这么一个现实的人。如果我伪装成当时整天思考上海的形势,那都是假的,因为当时考虑的是家里人怎么吃饱饭,这是实实在在的,这个是很实际的一件事。主观就是从我的眼光看出去,我更多地看到我的爸爸妈妈,我看到我的祖母,看到我的外公,看到我的弟弟,我很难再看到别的。我担忧的事都非常具体,都非常个人。另外就是自由,记忆文学自由优先。

新京报:书里面有些细节很生动。

余秋雨:因为我从小学艺术,所以产生了这样一种感觉,就是有一些大事情我可能会忽略,但是有一些细节我会记得很清楚。搞艺术就是有这个特征。那么当一个细节变得非常清楚的时候,这个细节和那个细节会产生勾连的时候,那个时候你会觉得这个带有很高的文学素质,细节和结构如果很突出的话,就会起非常重要的作用。这里提出我的一个文学观点,我个人认为结构是文学的第一特征,而不是虚构。亚里士多德在他的《诗学》里面讲的,结构最重要。结构不是说我故意去构思一个结构,不是,结构是这样一个东西,我想到一个细节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很远的一个和它相应的一个细节,这两个细节遥相呼应的时候构成结构。结构在文学上起很大作用,而不是虚构,好多人讲形象,找一个人出来,这个叫虚构,不是这样的,结构才是重要的。所以现在国外好多好多的文学,像美国好多作家的作品,它都是真实的,有些结构得非常巧妙。

新京报:但还是有很多人把它看做自传。

余秋雨:但是我强调这是一种新的文体,这种文体呢,我是希望通过这个过程,让中国这十年来文学艺术的思维方式改变,我不是说没有艺术家,也不是说没有文学家。人们的思维彻底的社会化,彻底的平庸化以后,完全缺乏艺术的思维方式,这个时候我提出记忆文学是一个蛮重要的概念。

新京报:一般只有比较重要的人物才写自传或回忆录。

余秋雨:我个人并不重要。如果作为人来说,有很多人很重要,我并不重要,并不是关键人物。当然这几年媒体炒是另外一回事。实际上,你的身份,你的经历,我爸爸的身份,我爸爸的经历,都不重要,但是你什么东西重要呢?你的带有艺术素质的记忆很重要,这是人类共性的。你的对细节的记忆,这个记忆很重要。比如“移动的桌子”(《收获》2004年第四期178、179页)这个细节是真实的,同时这个记忆它连通了文学的一些素质。到这个连通的时候,哪怕比我更没有文化的人,他有这个记忆也是重要的。

[责任编辑:刘鹏]
标签:余秋雨 访谈录
分享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