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抗战老兵》拍摄手记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2015年11月02日 09:46:06 来源:华中师范大学

【导读】“壮志未酬,心不死!”每每回忆起走访过的抗战老兵,张国安老人的这句话总会回响在耳边,掷地有声。

1446023514753_282957

但愿铭记不遗忘

“壮志未酬,心不死!”每每回忆起走访过的抗战老兵,张国安老人的这句话总会回响在耳边,掷地有声。

2014年4月9日,我还记得那是一个阴天,我和两个同伴一同前往沙洋,那时我们正在进行一个大学生的创新创业项目,课题是《武汉地区抗战老兵生活现状和社会保障调查》,作为发起人,当时的我想法很简单,就是通过这些战争亲历者去还原一个真实立体的抗战史,也是去看看这些曾经浴血沙场的壮士们步入耄耋之年后,生活是否如意。当时课题的期限是两年,后来因为一些缘故,提前一年结项了,但走访老兵的脚步却没有因此而终止,在走访了一年多的老兵之后,这早已不再是一个课题的牵绊,更像是一种责任,也是我在众多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身上看到的,一个民族的一分子在历史的长河中所肩负的使命。

沙洋农场,上世纪50年代全国最大的劳改农场之一,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身份,也正是由于这种特殊性,沙洋农场所承载的意义不仅仅是一个地名而已,它更像一条链索,串起过往的人与事,也在冥冥之中呼唤着未来。

我们在沙洋农场走访的第一个老兵,叫张珠恩,毕业于黄埔15期7分校,曾任93军166师任营长,除此之外,老人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马英九父亲的马鹤凌在黄埔学习时的教官,有谁能够想到,在沙洋农场这个低矮破败的土坯房里,有一个年届100的老人,与海峡的另一端有如此深重的牵连,而张老家中一沓厚厚的的信件--大多是马英九以及老人的学生从台湾寄过来的,展示着老人辉煌的曾经,遗憾的是,老人记忆力严重退化,老人的儿子因为文化有限,从来没有回复过任何信件,老人的学生说,老师我老了,手开始抖了,以后不方便给你写信了。

岁月向来是无情的,很多老人同张珠恩一样,失去了诉说和记忆的能力,只能从零星的资料和老人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一段段血泪往事。

8年抗战,他们在战火中幸存,10年文革,他们逃不过政治的枷锁,38年改革开放,他们被高速发展的现代慢慢遗忘,他们个体的命运与这个民族的紧紧相连,却又渐行渐远。

刚开始着手拍摄老兵的时候,很茫然,完全不知道该从何下手,每个老人,他的人生经历,完全地超出了我的阅历,我很怕,把民族英雄拍成了孤寡老人,把铁骨铮铮拍成了面目可憎,把阅尽世事的淡然拍成了孤苦的寂寥。

张国安,黄埔17期16总队步兵科,参加过鄂西会战,用大刀与敌人近身战斗过,是为数不多的思维清晰,身体健朗的老兵之一,尽管已经98岁高龄,老人依然能够准确地使出与敌人战斗的招式,足以让人震撼。

李经煜,15岁抽丁入伍,在灾难深重的那段岁月里,几次死里逃生,90岁因为脑癌做手术,从来没有因为病痛的折磨而表现出任何痛苦,眼里始终有神,声音一直洪亮。

张剑西,中国第一代伞兵,青年远征军,1949年,放弃了去美国去台湾的机会,因为深爱脚下的土地,后来,那双开飞机的手种过地挑过粪,知识青年也曾沦为阶下囚,但如今,依旧温文尔雅。

这些都是我亲身接触过的,体会到的,从来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份而刻意夸大渲染,只有经历过铁一般的磨砺,才会有钢一般的意志,这一切也在慢慢地改变我,越到后来,我越觉得,只有让老兵展现他们真实的自己,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敬意,也是最好的记录。

只有用心用脑,用最真实的影像才会让人念念不忘。

一个忘记了历史的民族的未来是可悲的。

但愿铭记不遗忘。

[责任编辑:盛楠]
标签:老兵 手记 拍摄
分享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