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长安大学]等闲变却故人心

2016年03月07日 09:13:20 来源: 长安大学 作者: 字号:TT

昨天是个不大不小的日子——高中同学聚会。短短半载不见,却同经历了沧海桑田一般,彼此自是好一番唏嘘。然而聚会也不过“吃喝侃赌”几样,无甚好说的。真正引我提笔的,是他的出现。“他”是谁呢?姑且叫他“初恋”吧!

说是“初恋”也颇不要脸,因为那不过是我一个人的风花雪月罢了。

初恋是我的高中同班同学。我们班是文科班,仅有的六个男生并没有被当成宝贝,反而被强大的“阴气”压制得毫无存在感。那时的初恋在我眼中也就是混迹于那狗尾巴草丛中的一支而已,毫无违和感。

我的“恋”之技能被触发,始于他在高一下学期成为了我的同桌之后。或许是我不怎么跟男生接触,世面见少了、或许是他有幸撞上了我荷尔蒙喷涌的好时节........总之,我对他就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了。

那些日子对读书不大上心,满腔激情......噢不,柔情无处发泄,加之与初恋又是同桌关系,可谓近水楼台,因此对他真是做出了不少“令人发指”的事情。如今想来有种莫名的羞耻感,不提也罢。无奈我之前在班上树立的“女屌丝”形象太过深入人心,纵我姿态做尽,在他眼中我估计也与一株狗尾巴草无异,最多是一株披着白莲花外衣的狗尾巴草。加之周围那些被应试教育压抑得心理变态的吃瓜群众无比敏锐地嗅出了我们之间暧昧的气息,唯恐天下不乱地给我们炒CP。别说我那仅有的一星半点告白的心思被吓得碎成了渣,连话都不敢跟他说了。

至此许久无话.......

分组之后我与初恋的物理距离拉开了,也再无太多交集。学习任务日趋紧张,我似乎把他放下了。却总会在夜深人静时想起他的种种,经过他身旁时心内仿佛有一池春水被吹皱。高三那年又倾慕上了隔壁班某少年,高考结束之后也幸运地修成正果了。至此,初恋已与我渐行渐远了。现在想来,某少年与初恋竟颇为神似。这个发现使我对自己分外鄙夷。然毫无疑问,初恋于我而言已俨然是“床前明月光”一般的存在了。

而昨日早晨大家相聚在高中母校,我听见狗尾巴草们高呼着他的名字。如平地一声惊雷,抬头,我看见他从校门口往我们这边快步走来。他昔日的寸头被打理成了“韩剧男主头”,一身运动套装取代了土气的校服,嘴角依然挂着那斯腼腆的笑意。这是我自高考之后第一次看见他。然而我预料之中的感伤、激动等情绪统统没有出现,心内意外地平静。我不敢相信,遂死死地盯着他,叩问着自己的心:“他可是我的初恋啊!到了大学还念念不忘的那个他啊!”他也看见了我,向我点头示意。我也报以一笑,不带半分旖旎的。至此,“床前明月光”变成了衣角上粘的一粒饭粘子,这场旷日持久的暗恋画上了句号。

回家的时候,天上飘起了今冬这座城市的第一场大雪。蓦然想起了不知从哪看来的这样一句评价单恋的话:"不是生活太无聊,就是世界太狭小——无聊到需要用单恋来调剂,除了爱这个人之外无事可做;狭小到你眼中只有他是最好的,没有之一。”

从前我对这样的观点嗤之以鼻,现在想来却觉得颇有道理。到了另一座城市读大学,生活丰富了、世界打开了,加之一直活在脑海中被神化了的他又在现实中冒出来“接地气”,当初的那份悸动自然就不复存在了。等闲变却故人心,不过如是。

[责任编辑:刘宇宏]

青春 成长 爱情 生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