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月下桂花飘香,院里一点灯光

2015年09月30日 15:23:24 来源: 长安大学 作者: 字号:TT

即使没带眼镜,即使之前从未见过,即使当时人山人海相隔,那一次,那第一次的相逢,我便认出了刻入脑海的你的身影。

外婆极擅长绣花,出嫁时一身红装,腾空飞舞的金色凤凰,从娘家鸣叫十里直到日后居住一辈子的四水湾。凤凰到了穷山沟,四水湾的人都这么说:你闻闻,整个水湾都变香了。

外婆家确实很香。

外婆抚摸着我仰起的头,只看着远方说道:“那是我家门前的桂树化作月光守护我呢。”

当时外婆身边缭绕着淡淡的香气,就像月亮旁边的云朵。

恩,就是这个味道。我又深深地吸一口气,嗅到了熟悉的身影。

清风拂过,吹起沙沙的树叶在大声欢笑。

外婆家的生活就像桂树的树干,褶皱遍布却顽强的生长着。生命啊生命,飞鸟一样的外婆在桂树上清唱了几十年,携送了几十年的种子,还一直以月下的桂花为乐,以树下那几颗嫩苗为乐。

她身上的香气是整棵桂树的馈赠!

在一天种地、除草、驱虫、浇水以后,外婆轻抚着我看着外爷在月下入睡,偶尔看的出神被我吵醒后会微微一笑,摸着我的额头安静的说道:“恩,月下的桂花最香了,就像喝药时吃的白糖水,甜到喉咙里去了。”

是啊,张一张嘴,那糖水的味道沁入了咽喉,浸入了肺叶。幽香在夜色里蔓延,将整所学校拉入甜甜的梦中。

秋季麦稍黄,看着一天天沉下去的麦子,外婆脸上没有一丝欢喜。晚上没有月亮的时候,外婆家点起油灯,一家人坐在炕上聊着村里的农事人事。外婆盯着手里的鞋垫一针一针的把心中的思念印下,还有那似有似无的香气。“这就是桂花吗?”我爬上炕头,出神的盯着外婆的手。

外婆没有说话,她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就像瞌睡的要打盹儿。

外爷走了,带着镰刀和整天的干粮去十里外帮着秋收。那时,外爷紧紧夹着布袋,里面是家人的味道,是外婆身上渐渐消散的桂花的味道。月光下,外爷的身影孤单但坚定的走向远方。

“外婆,外爷他怎么不回头看一下啊?”

外婆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远方。

只记得那天我醒来时一切如常,外婆走进走出,忙忙碌碌,就像往常。

掏出镜布,才记起没戴眼镜。在眼睛上晃一圈,把镜布塞进兜里,正巧瞥见天空的月亮。“出月亮了啊……”我轻声呢喃,却有好多话语梗在胸口。

“一天了”,外婆搂着我在布上秀下一朵桂花。迷糊中的我扭了扭头,又陷入梦中。

“两天了”,外婆把我放在枕头上,盯着油灯发呆,身后影子无声的摇曳,就像外婆的内心。

就这样,外婆家油灯开天荒的连着亮了七个夜晚。我记得那些天月光不再明媚,连外婆家的香味也清淡不少。我不止一次问过外婆,可外婆只是摸着我的头说:“没事,没事”。然后夜里枕头上又多出一朵桂花。

半个月后,外爷回来了,除了变瘦再没有变化的他,被外婆盯着看了好一阵才被引进屋里。那天晚上,外婆依旧刺绣,没有绣花,只是把那十五朵桂花连在一起,连成一棵模糊的桂树,连成一棵月下的桂花树。因为我清晰的记得,那晚整个屋子充满香气,还有月光在屋内缭绕。

静默着向前走去,没在那模糊的桂树下停留,因为月光在香气中缭绕的场景早烙印在心中,因为当时屋里也是这么的安静,这么的美。

[责任编辑:刘宇宏]

桂花 回忆 亲情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