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交大爱情故事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2014年07月29日 来源:华东交通大学日新网

【导读】在学校40年校庆时,整顿了学校内的标注牌。这条以前被称作被田径场和篮球场夹着的路也有了个文艺范十足的名字----“学思路”,在三个楷体字下面还有条英文,XUESI RD。

在学校40年校庆时,整顿了学校内的标注牌。这条以前被称作被田径场和篮球场夹着的路也有了个文艺范十足的名字----“学思路”,在三个楷体字下面还有条英文,XUESI RD。

这是条老路,连接着南区的学生的生活区和教室区,你常常会看到臃肿的人群,挤在这条并不宽敞的小路,上课和下课,教室和食堂,寝室和电脑。六个名称,或许都和这条路有着与众不同的契合。

教七栋是这条路里为数不多的教学楼之一,对面从来没人看的告示板前永远挺着几辆很久没被清洗的汽车。车体犹如车的牌子一样陈旧,像是被人嫌弃了之后,用四四方方的白色漆印给他画地为牢,他也从来不敢有丝毫的蠕动。

教七栋门前却时常可以看到几辆光鲜的奔驰宝马、别克奥迪。学思路的两侧,好像一个高富帅和一个屌丝,各有各的气质,相邻却又天壤之别。

话题有点扯远了,我们的故事发生在三年前的学思路,那时候这条路还被田径场和篮球场夹的很蛋疼。

五月份的南昌,梅雨季节里也会下几场暴雨。王小天一边抱怨着南昌天气的多变,下午还是晴空万里,晚上却暴雨倾盆。似乎雨从来就没想过要停,而他却总想着回去。于是小天把书包顶在头上,奔驰在大雨中,希望赶快到7栋对面的小卖店买把雨伞,然后走回寝室。

不巧,大雨已经让无利可图的商店提前关门了。在房檐下避雨的小天,也只好等雨再小点的时候冲回寝室,大不了再洗次衣服,冲个凉水。借着路灯,他看到地上有张泛黄的纸片,拾起一看,是张借书证,上面写着,周婉,20XX0710100123,艺术学院,舞蹈一班。

应该是一个和他刚才经历差不多的人落在这的,他把这张借书证放在卖店的窗台上,又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没来的急开封的饮料压在上面,希望明天她能够找到这张别致的借书证。

雨也渐渐小了,小天飞奔在回寝室的路上,学思路两侧的树在风的爱抚下沙沙作响,进了小天的脑子里的却是借书证上那个女生青春的笑容。

小天突然顿了脚步,折回那个小卖店的窗台前,把一个写有自己电话号码的纸条一同压在饮料瓶的下面,把一个人的名字和另一个人的名字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就像这条连接田径场和篮球场的路一样,也许是偶然,或者是必然。

刚刚大一下的小天,似乎对很多事情都充满着憧憬和向往,也期待着没到秋天的收获。

“真的谢谢你,借书证丢了,补办挺麻烦的。还有谢谢你的果汁,为表感谢,这周三晚上你有空吗我想请你喝果汁。”

“嗯,好的。周三晚上,不见不散。”

简单的聊天简讯给了彼此一次邂逅的机遇,周三晚上天气很好,没有风没有雨,两个人闲逛在校园里,果汁滋润了他们的声带,使他们有说有笑。男生1.75,简洁大方的发型,敞环穿着一件蓝色运动上衣,里面露出黑色的背心,一条黑色的adidas地摊裤,回力篮球鞋,一套不足100元的行头,却有着几千元难买的青春和活力。女生衣着朴素,1米6出头的身高,似乎和艺术学院这个浮夸的名词格格不入,恬静的微笑,更像是某个镜头里捕捉到的阳光。

学思路两侧的树在微风的爱抚下沙沙作响,但不管在谁的耳边都幻化成了天籁。

他们很自然的开始了交往。

男生很喜欢打蓝球,炎热的下午女生总喜欢在树荫下看男生打球,小天打的位置是控球后卫,1.75的身高总比他的防守队员高出半个脑袋。小天的传球路线很宽,快下很猛,投篮很稳。累的时候就会去陪陪女生,两人坐在树下,女生不渴,但依旧陪着男生喝着果汁。

更多的时候,男生会载着女生去她想去的地方,去孔目湖那里漫步,去驴窝那边玩下桌游,去情人坡里含情脉脉。

两个人做了所有情侣认为幸福的事情,没人的时候,男生会背着女生,呆呆的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下一秒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男生从来没对女生说过一次过度亲热的话,两个人最多也就是手牵着手,但是他们依旧很享受这种感觉。

其实男生还仅仅是男生,他觉得在他没有能力谈未来的时候,这种感觉已经是上帝对他的怜爱。他只想再努力些,把三等奖学金换成一等或者特等,多出去走走,找找机会,他愿意为这样两个人的未来付出更多。

认识一个月的时候,两个人请两个寝室的人一起吃了顿饭,很和谐也没有过多言语。就像艺术和机械似乎不能共存,杂交出来的工业设计专业在中国似乎也极度不靠谱。

相识50多天的一个下午,两个人漫步在南区后门旁的小树林,突然一个瘦小的男人冲散了小天和周婉,抢了周婉的包飞身逃走。周婉吓坏了,甚至忘记呼喊求助。小天却箭一样的跑出去追那个小偷。

小天追上那个小偷的时候,在小树林又闪出一个小偷的同伙给了小天一刀,小天用手中藏着的黑砖拍倒了一个小偷。另一个小偷也吓的逃跑了。

小天再次醒来是在医院了,所有的事情周婉都为他安置妥当。小天的刀口不深,也没伤到要害,修养一个礼拜就可以回学校了。小偷赔了所有的医药费,只求能少判几年。小天的室友和同学来看小天,看到了周婉也就知趣的走了,而小天也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羡慕嫉妒的眼神。

周婉每天都会在小天的床前守着小天,艺术学院的课很松,小天也没有多问。每周五下午和晚上,周婉都会去给铁道口那边的一个小区里的一个小学生补课,在这周也没有停。

不过小天已经很知足,轻抚了周婉累的睡着了的头发,闭上眼也睡着了。

认识第100天的时候已经是大二上的秋天,两个人的生活就像果汁一样的甜蜜。但小天却恍惚间有了点忧虑,为什么两个人从来没吵过架,为什么两个人从来没发生过矛盾,或许再完美的生活也总能被挑出一点瑕疵,或许完美这个词就不应该出现在朴实无华的字典里,或许小天这无中生有的忧虑毫无意义。

小天开始对周婉仅有的那点隐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恐惧。或许,一个人得到了更多,就会担心有一天失去更多,我们或许不会相信这不是悖论的悖论。

那天周五下午,小天骑着时常载着周婉的凤凰牌自行车走过了七栋门口,对面那些禁锢的而且破旧的汽车和车上的小天有种莫名的契合。而七栋下面经常停着的那辆白色A6却失却了踪影,好像他根本就不曾来过。

走到这条路的尽头,会有一个贴牌子支在田径场的灌木上,牌子上写着一串英文,在英文的下面写着“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或许这是两年以后这条路名字的由来,但是没人知道这条路上发生过多少无关这个名字由来的故事。

他骑着他的凤凰牌自行车,飞奔在一条宽阔的马路上,到了一个叫铁道口的公交车站,看到车站对面大发宾馆前一辆白色的奥迪下面缓缓走出两个人,一个人的身影是那么神秘而真实。挽着她的男人和那辆车一样,也不那么陌生。

他随手捡起一块施工队丢弃的红砖,走了过去,带着不解,疑惑,愤怒,甚至自嘲。

他看到了女人和男人眼里的惊恐,“王教授,你先走。”“小天,不要乱来。”“求求你了。”

有种感觉叫做迷茫,小天不想再迷茫。呯,砖头砸在他额头上裂成了两半,凌乱的血从他的大脑中蹦出,他没有过多的疼痛,之后感觉到了久违的轻松。

他倒在地上,舒服的闭上眼睛,听着女人和男人的谎言,夹杂着救护车嗡鸣声,却幻化成了天籁。

[责任编辑:刘思佳]
标签:交大 爱情 故事
分享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推荐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