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湖南师大]谷雨不雨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2015年05月08日 来源:湖南师大星网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看过大海亲吻鲨鱼,看过黄昏追逐黎明,没看过你。

——题记

灞上柳枝黄,昔年十日雨,萝木静濛萌。

今天我要说一个故事,一个关于父亲和女儿的故事,故事从一个名字说起,名字在上面那首藏尾诗里。

其实我原本是不叫“黄雨萌”的,父亲这样跟我说。在我还听不懂话的时候,我有过另一个名字,以至于现在某些远亲旧邻还是以为我叫“黄静”。这个名字随意得就像你吃饭前顺手从匣子里抽出的筷子,可我英明的父亲并未承认过这一点,他要给我换名字的原因是,我配不上这个名字,是的,以哭闻名乡里的我一点都不安静。

是否所有的女孩都会有一段不满意自己名字的时光。有时候会想姓“高阳”,唐代诗人李咸用有诗曰:“短衣宁倦重修谒,谁识高阳旧酒徒”。或者“闻人”多好啊,一缕书卷之香款款袭来。然而,姓“黄”就略显普通了,本着一颗不服气的心,寻觅之下发现,原来如今黄姓在台湾是第三大姓氏,在中国大陆是第七大姓氏。它是一个典型的多民族、多源流的姓氏,而湖南的黄姓后人要追溯到黄氏119世祖峭山公的第十五子发公,有一种说法是来源于商末周初时建立的黄国。对于姓氏我其实是不敢有太多微词的,否则要被老祖宗们冠上忘祖背宗的骂名了。

我大概是生对了时代的,借用老杜的一句诗来说就是“好雨知时节”,我这场雨的到来究竟是应了谁的召唤,最终又乱了谁的节拍呢?

那一年,千禧年刚过,《情深深雨蒙蒙》热播,我也背着美少女战士的书包大步跨进了九年义务教育的“深渊”。无论老师还是同学,一听我的芳名,便于脑海中飘过六个字“情深深雨蒙蒙”。于是我与父亲关于名字的第一次探讨油然而生。父亲及其严肃地对彼时还是小学生的我说:“你名字里的萌不是情深深雨蒙蒙的那个蒙。”于是我们这场饭桌上的谈话以我低头匆匆扒饭告终。

那一年,欧盟中使用欧元的国家增至15个,纽约油价再创新高,突破每桶100美元,马尔代夫总统加尧姆逃过一次针他的暗杀行动,科索沃宣布独立,第29届奥运会于中国北京绚丽开幕,林志玲对小马深情呼唤的那一句“萌萌,站起来”让我成为了同学争相过戏瘾的对象。初中的我向父亲抗议了,父亲如同这本是我的第一个名字般骄傲地说:“因为你是谷雨那一天出生的,那是春天最后一个节气,正是万物复苏的时候呢。”一席话仿佛将“雨萌”二字赋予了生机。

这些年,长江后浪推前浪,新的潮流在小鸟的翅膀中涌来,不知何时“卖萌”、“萌萌哒”已经成为人们的日常用语,最近同学看到我已直接唱起了“萌萌,萌萌哒”。对于这一点,父亲的回应令我百味杂陈:“为你取‘雨萌’二字,是希望你能如春日里的种子,不畏风雨,破土、发芽、茁壮成长,一个‘萌’字蕴含了多么汹涌的生命力啊。”父亲仅有机会读到小学,所以一直非常注重我的学习。我想父亲若能继续学业,他的一生会如何不同,或许也将不会有我。

感谢九四年那一场春之雨,让我降临在那个小山村。那个傍晚,你冲过雨幕飞奔而来,抱歉没能让你看到对你笑意盈盈的我。下一世,我不要哭了,要笑。

[责任编辑:刘宇宏]
标签:湖南师大 名字 谷雨
分享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推荐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