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湖南师大][一家亲][我的故事]灶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2015年05月08日 来源:湖南师大星网

祖母的家在镇西的一个村庄里,村子不大,各家都相识。每回随父母回去,都觉出难能的热闹来。全木制的古式房屋的厅上乌压压站了一地的人,脚下乌黑的石质地板显露着斑驳岁月的沧桑,沿着天井右侧的小道,一溜儿的钻进厨房,便可见那古朴的灶了。

灶台很大,原先也是石质的,后又贴了白底带碧水纹的瓷砖,颇有些古今结合的味道。中间那口锅大得出奇,据祖母说现今市面上难见如此大口径的铁锅了,换新的问题让人发愁的很。大铁锅的正下方是一条石砖堆砌的圆柱形通道,用来烧柴火。其后方有个方形的大坑,盛柴灰使的。整个灶台后面常年摆着张小板凳,一人在前头烧菜,另有一人在后面坐着烧柴火,二人闲话家常的聊聊,连因缺少现代化吸油烟机而常烟雾缭绕的厨房也变得可爱起来。灶的周围堆放着一捆一捆的柴。从前是家里的男子上后山砍来,早先的记忆里祖父佝偻着腰背了一大捆,系绳紧紧地勒进腹部,精瘦干燥的腿部肌肉突兀的凸出。未亲眼得见的人或许都难以置信,那样瘦小的人竟也背得起体积几乎大过他自己的一捆柴来。

这口灶和房子的年纪一样古老。和一切有了年纪的物件一样,它展现出斑驳岁月的独特痕迹。诸如白色瓷砖上暗黄的水渍,灶台底部积压的煤灰和经久不去的烟火味道。在某一个细小的角落挑起婉转在深处的儿时记忆。

在我垂髻之年,祖母并非如今满头华发微微发福模样,夹几绺青丝的长发细致的打了麻花再盘起来露出饱满的大额头来,她在前头煮着菜,一并劳心的嘱咐我不时去添柴除柴灰。虽是繁琐的步骤却显出井井有条的样子。那时候一回去老家便蹿到厨房去,运气好的时候能遇上邻里处得来的番薯,埋在炉灰里,和我一般大的孩子都循着香围了一圈巴巴的等,一遍遍的问着祖母熟了与否。老人也耐心,过来拨拨灰,翻个面儿,吩咐我们再等等,面上带着一贯的笑。并不是嘴馋,要知道番薯那样子一点一点的煨熟,和那白水煮了吃的味道是比不得的,那清汤煮的可不单输它一段香而已,个中滋味终是亲尝了方明了。

这里一面做着闲暇的小零嘴儿,灶上的也不耽误。我们小一辈儿的回去,祖母都备着他拿手的元宵。家乡常吃的并不是外面常见的那种芝麻白糖馅儿的,兴吃咸馅的,约摸是炒了猪肉并冬笋丝,葱花等再剁了馅,祖母手脚又灵便,捏揉搓掐的,一会儿功夫就能做出一大锅的量来。又是一股脑的人挤在灶台前,祖母笑盈盈的拿着大勺,往众人碗里盛汤圆,她自己是最后剩下多少便余给自个儿。

现在想起来原先灶前光景,是何等热闹的。如今却冷清了许多,孩子眼见大了,忙着旁的事情,回老家的时间也少了。更不会围着老人一圈儿讨元宵吃,也不再躲在灶后等那个令老人生出得意色的番薯了。长大的孩子不再觉得那些添柴,铲煤灰的事,是天底下顶有趣儿的事情了,渐渐地孩子也不再往厨房跑了,因为觉得那个记忆里迷人的厨房烟火味太呛人,脏脏的柴灰会沾染在新衣上。

今年的新年回了老家,祖母的长发剪短了,留着齐耳发,满头银丝仔细的梳顺,再用黑色的钢丝夹别再耳后,露出鬓角的碎发来,连碎发都是白的。除夕的那天大家都拿着手机抢红包,互相笑得开怀,年逾古稀的老人并不懂这些却也随着一同笑着。好像很久没有见过老人的笑了,可能因为加深了的褶皱,略略的显出不自然的样子,她老了,面上已是沟壑纵横了,笑了更显。

饭后众人围着看春晚,我嚷嚷着冷,躲在内屋里。过了不到一首歌的时间,祖母给我拿来了一个捧炉,里头盛着炉灰和还发红的炭。是铜质的,赤色的炉身微带着青黑,有点烫手。祖母又从柜里翻出她手工制的炉套子,正合了手炉的尺寸。我捧着它又出去了,看到外屋众人围了一个大铜盆取暖,也是乘了炭,暖融融的。

再过了段时间,想着给手炉添炭,我走进了厨房。不似往日印象里的拥挤,里面就祖母一人,显得异常的空旷。她穿的很厚的羽绒服,还在外面套了围裙,正用那大锅烧开水准备用来刷碗使。见我一进去,她便笑开了问道,“现在不冷了吧。”带着从前那种得意的神色,我也笑着应是。见我拿了火钳要添炭,她又大悟般的过来帮我。看着熟悉的地方,我一时兴起问祖母家里还有番薯可以用来煨没有,她笑着摇头,转身却又说可以明儿去谁谁谁家问问。我忙道“不用麻烦,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搁下手炉,我抚摸发黑的石质灶台,余温还没散去,温度透过指尖遥远的传来。恍惚觉出这悠久岁月里的记忆,都离我这么近,就在眼前。那个孩童就坐在小木凳上,和老人一起忙活着。

第二天老人并没有去讨番薯,年纪大了记性时好时坏的,然后众人都走了,老家又只剩老人一个。我想着林黛玉一句话说的极好,“要来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着,岂不天天有人来了?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了。”春节这样的大节,多热闹,人满满一堂,可一股脑儿的都离去,真是冷清。祖父去的时候,祖母哭得眼肿了,说着此后就只她剩自己一人了,大伯劝她,“不是还有我们儿子女儿们在的。”如今想来,可不是只剩她一人了。

十年有余,祖父墓前的铁树已是比人高了一大截儿了,祖母从不随我们扫墓,大概不知道吧。

[责任编辑:刘宇宏]
标签:湖南师大 一家亲 我的故事
分享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推荐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