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湖南师大]往事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2015年06月15日 来源:湖南师大

幼时曾随父母居于一个唤作“安平”的小镇,小镇不大亦不繁华,如名字一般,安逸平静。父母同在当地的一所高中任教,家便理所当然地安在那座浪漫的校园里。没错,我是说浪漫。那里有朝霞漫天,亦有暮云翻卷。晨雾里有隐隐的花香,亦有秋虫早起的吟唱。教师宿舍前面是小小的水泥路,依偎着前方的草场。几座小山环绕着校园,仿佛张开手臂,半抱着这方知识的乐土。

呼朋引伴,我像一棵野草疯长。犹记得那年冬天门前绽花的一簇枯木,春天落雨后小水洼里等待孩子们捞起的群群蝌蚪,夏天顶着烈日爬上门前山丘陡坡再牵着手滑下来荡漾笑声掀起的尘土飞扬,秋天寒风乍起时不知所起的朦胧感伤。

夏天的午后,妈妈们吃过晚饭带着孩子下了楼,她们谈笑风生,说的却是孩子们听不懂的事。当然,孩子们也压根不去听,门前的草场才是我们的天堂。那儿长着过人头的稗草。穿梭追逐其间,是孩子帮永远玩不够的游戏。天色渐渐暗了,大家也各自散去,睡前和妈妈坐在大木床上,听夏虫咿咿呀呀地唱。远远近近,都是山川河流神秘的歌。那时候,妈妈还很年轻,笑起来白皙的脸上,会飞起一抹红霞,衣柜里还有粉色的纱裙。我和她盘腿排排坐,一人一瓶“太太乐”,在昏黄的灯下咕噜咕噜灌下去,然后关灯睡觉。没有多余的言语,母女间却再没那么默契熟稔的相对。那时我们不像是母女,倒像一对闺蜜,共享那种据说能让脸变得红扑扑的药汁。

我还记得我们成群结队跑过田间小径,被水鬼的故事吓得哇哇大叫,最后手拉着手回家,掌心都沁着汗,放学回家再也不敢抄小路。我还记得如今残破不堪的白纱帘当年是怎样的美丽娇衿,在暮色中翻飞着一种隐约的哀愁,那是我永远无法描绘的诗意。

那时哭着笑着成天腻在一起的小伙伴们,那些未曾老去的青涩教师,那颗和流云、星光一起舞蹈的童心走进旧时光,不复返。

[责任编辑:刘宇宏]
标签:湖南师大 往事
分享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推荐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