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读书的日子

2016年09月27日 11:16:55 来源: 聊城大学 作者: 字号:TT

有朋友说:“看你平时看书不少啊,像我在这几年就没看过几本书?。”用了一段时挑了一些中外名著看,最终记住多少我是理不清的,收获的是什么我也无法用言语表达。有人说,你读的书的厚度决定了你的高度,铺开书的宽度决定了你的视野。

看过有人推荐必读书目,还有人介绍读书方法,我采纳了一些意见,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条意见比较受用。自己是玩惯的疯子,突然想看几本书,就各种类型随便看。既看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痴迷其中的侠骨柔情、儿女情长;又看当时流行的青春文艺之书,体味青春时代的迷茫与疯狂;中外的文学名著也开始涉猎,异域文化惹人惊异。到底在那些日子里读了多少书,没准真的有上百本吧。

自己的无知让自己惊慌,浩如烟海的书籍让自己有些不知所措。尽管明白“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但一旦察觉自己真真如同一张白纸,就如同迫切需要吸收养料的小树苗,渴望得到知识的浇灌。这颗心惴惴不安了好久,反复看看这本书,再看看那本书,盘算要用多少时间读玩,发觉自己竟像时光殆尽一样的恐慌。还在苦苦思索着,这卷帙浩繁的书籍,自己要从哪里入手。意外的看到这么一句话,有人问这世界上好看的电影动漫书籍不可胜数,如何才能看完?回答借用了胡适的一句话“管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意外的随着这句话心情释然,回复了平静。

现在让自己回忆到底读了哪些书,是哪些国家的哪个作者,书中出现了哪些人物。不记得了,脑子里还盘旋着几位作家和几本书的名字,偶尔还闪过一些故事情节,但终究自己是对不上号的。看了自己当初偶尔记下的心得,也只是寥寥几语,《德伯家的苔丝》自己是愤怒和惋惜;《光与影》是对人性善恶的反思;《雪国》只记得那美妙的风景,记得人的脸映在火车窗上的情节……自己记了不少书名,《漂亮朋友》《娜娜》《包法利夫人》《初恋》《伊豆的舞女》……最初看书时的心得总是那么激动,感觉要拍案而起;后来却是越来越平静,好像能理解着每个人的选择。那么痴迷于《傲慢与偏见》的达西,觉得他那么高贵高傲,最终向伊丽莎白解释一切得时候觉得动心。《基督山伯爵》中我对那位宛如神祗的男主倾心不已,书中的等待和希望成了我心中的五字箴言。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曾令捧腹大笑,那和时代的有些可笑的骑士精神也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除此,桑竹对主人忠心耿耿着实令人羡慕。

还尝试着要理清人物的关系,沈从文是汪曾琪的老师,和画家黄永玉是叔侄关系,娶的是张家的三女儿张兆和。还惊奇过钱这个姓氏真是出人才,钱穆,钱钟书,钱学森,钱三强……偶儿脑洞大开,编一个有趣的故事。读书,我太囫囵吞枣了,不太好。记得钱钟书写《管锥篇》身旁是一大麻袋的笔记,天才都记忆力超群,还是采用着最笨的方法。有人把书分了高低,读过一部分就要否定另一部分,好像人的见识增长了还要把以前读的东西分个三六九等。我觉得有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当初觉得可乐好喝,后来喝了牛奶觉得牛奶有营养,就要否定自己喝的可乐么?

读书是个输入的状态,所以太过轻松,也很容易消磨时光。我是个懒人,沉浸在书中世界不怎么愿意走出来。我想我还是喜欢读书的状态,可以随着太多人经历丰富的故事。一直不刻意的去记哪个地方,觉得记忆和遗忘是很好的搭档,足以有精彩的片段沉淀留下。《追风筝的人》种有这么一句话“我是说孩子们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当个麦田的守望者。我知道这有点异想天开,可我喜欢干的就是这个。”

我真正喜欢干的就是这个,没有求的什么目的,只求徜徉其中吧!

[责任编辑:刘宇宏]

读书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