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兰州大学][教师]承生命之重,守质朴之源:专访哲学社会学院仲辉老师

2015年12月09日 16:34:01 来源: 兰州大学 作者: 字号:TT

伴随下课铃声一同响起的,是仲老师哲学课的掌声。这样的场景在仲老师的课堂里绝非偶然,掌声是同学们自发的对于智慧与导师的回馈。没有手舞足蹈的讲授,亦没有激情昂扬的演说,同时也没有多数人印象中“学者”带给人们的高深冷峻之感,在仲老师的课堂中,沉寂的是赘余的杂音,而满溢的是从人性深潭中涌出的清冽泉声。赏析西方名画、分享古典音乐,仲老师的哲学课似乎无所不包。被学生称为“男神”也好,敬为人生导师也罢,在仲老师心目中,承受生命真正的重量,守得住大写自我的质朴,才能在用哲学之目光凝望世界,幸福地存在。

不重则不威

如同很多最终在哲学之路上行走的人一样,曾经刚接触到哲学专业的仲老师也有些许懵懂,哲学如同深邃的太空抑或是幽深的海洋。但与其说是仲老师最终发现了哲学,不如说是找到了自我与哲学对望的那个瞬间。哲学是人文学,作为“人”具有的“内识”促使着仲老师的思想开始渐趋活跃,渐渐得到对常人来讲有些奢侈的沉思。在大学里,仲老师尝试保持一种凝视的目光虔诚地面对寓于语言与存在中的纯粹,吸引年轻人学会盯紧语词的道说力量,逼问自己,让真正源于哲学的心灵,与世界、与自然、与宇宙对接。“通过学习哲学感受到分量,是一种生命的重量”,仲老师谈到学习哲学之初的体验时这样说,“不重则不威。哲学的思考具有其他学科无法达及的超越性,能帮助人们找到自我的重量。自重的人,自然在别人那里就是有威信而值得信任的,就是肃穆干净的”。“威”不是权势,而是代表源于自我这一层面的尊重。通过真理的凝视与沉思,才能使“自我”与世界之掂量达到平衡。

让读书、写作回归质朴

世界如同谜一样美好,能够成为有思想的苇草也是人之为人的幸运之处。面对知识,凡人皆有“不解”。“互相打开”是仲老师对于读书这件事的描述,“你打开哲学书的同时,书也打开了你”。仲老师认为他到了研究生阶段才掌握了一些属于自己读书的节奏和方法,读书是运思过程,是为了与书相互开启体验,而不是为了“堆砌”论文。只有真正与书之间相互“打开视域”,写出的东西才够有笔力,经过锤炼的语词才够有热度,书写的文字才能有生命的温度。仲老师说:“写作如同登山,坚持不断的锤炼越久,领略的风光越是无限。”对语词承受着的生命与自我重量越发深刻的感受,让仲老师更能体会以真诚而沉静之心锤炼琢磨的重要性。写作不能疏于锤炼琢磨,否则越写就会心智涣散。在读、思、写的过程中要坚守着自我意识,在仲老师心中,做学问与生命态度是一回事,并不是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是分离的。真正将自己释放到学问之中去,就能以真诚之心将学问与生命合二为一。

读书要回到“质朴”,不断读那些值得读的书、和人类的书写一样长寿的书。学习哲学要获得的就是这样一种眼界,能够将看到的东西涵养吸收,使之成为有机的成分在生命中发酵滋长。读书回归质朴,一遍一遍读,反反复复思,从语言表象深入语境发生之处,才能在文本呈现的世界里悠游。哲学之力即复归之力,帮助人们在经历雕琢之后仍能“复朴”,回归原初。

诚心而教

作为一名哲学教师,仲老师自然是肩负了与众不同的重量感。仲老师说,人文学科与自然科学不同,每一堂课都应该是不可复制的,是思想与语言在扎根的同时,向着片刻照来的心灵之光的花朵的绽放,每一个青年都是这光亮中的一束。人文是通过人的心智呈现真理,是通过语言的淬炼结出来的谷粒,即便抛却课堂中惯有的多媒体、教材甚至于黑板、讲台,依然可以给人带来深沉的思考空间。仲老师认为,课堂具有际遇性,有着在课后可以供给同学们自行去完成延展的巨大空间。怎样呈现超越课本的哲学的真正思考与内省力,是仲老师一直在探索的东西。“很无奈,现在的课堂有时不得不因为各种条件的限制而作为讲授而存在,但我更希望哲学的主要教学方式研讨班能够广泛实现。”讲课的过程,就是在与同学交流时产生碰撞力,没有一个老师可以是专断的,同学们也应如此,不论是讲授者还是接受者,都应当是在给予而非索取,老师和学生都应将最真诚的思考奉献分享,而非为了一种单纯知识的表象或利益共谋而同聚一间教室。“教的人在学,学的人其实也可以教,学而能教的才是真学问。”与很多老师表现出来的气质不同,或许正是这种“说教”的对反性,让哲学教师有别于其他教师,成为真正灵魂的塑造者。

最好的生活节奏

纷繁的世界中,人们自始呼唤着似乎已失去的自我。仲老师认为:“已经被人习惯的那个自我不是真正的自我,增添了自身重量的自我会慢慢沉潜。”亚里士多德说,沉思是最幸福的生活。人在沉思之中,能够沉静下来。“日常所思的枝蔓把人们的心灵挑向虚无,紊乱而无调性的东西,类似欲望,只能将人变软弱。而哲学思想使人沉静,沉静是一个母体,孕育一切与自然相关的美好理念”,仲老师说到。

“最好的生活节奏是自我的节奏。”当笔者问及仲老师倾心的生活方式时,仲老师给出了这样答案。仲老师对一切古典技艺怀有兴趣,因为在他看来,凡是经过人类世代精心打磨的艺术和技巧都包含着哲学可以解释的深度,其中比较显著者即如音乐。仲老师倾心于西方古典音乐以及中国的古琴、昆曲。“与古典音乐不同,古琴与昆曲艺术是在意境的感触中来实现精神之美的,但从‘精神即实体’这点来看,二者又是一致的。所有语言最后存留的美,都是它音乐性的回响。诗就是如此。”或许在沉静的状态中,音乐的韵律与人类灵魂有着天衣无缝的契合。

哲学之门,随时都为虔诚的守望者敞开,但需要智慧和勇气,承生命之重,用爱与坚韧向上攀登。哲学也许就是向本真的归返。能守住“质朴”两个真实又珍贵的字眼,大多数听过仲老师哲学课的同学几乎都能在精神上得到洗涤,仲辉老师的哲学课也让很多原本对于哲学并无特殊情感的同学开始相信自我思想的力量。师者传以道、解其惑,作为学生才能感受到真实从自己心中生发出来的力量。此为记。

[责任编辑:刘宇宏]

教师 专访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