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把窗户打开吧——一首民谣的记忆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2015年11月17日 来源:青年文摘

1

窗外的阳光正暖,扫尽了几日里秋雨连绵而来的阴霾。

昨夜听了一宿的《虎口脱险》,那些歌词刻在脑子里,从早上醒来便不断在我耳畔回环,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午睡又醒,手指不由自主地在桌上敲击,这似乎告诉我,敲敲键盘,珍惜此刻吧。

这首歌,我已经听了将近八年,它串起了我多少少年青春的记忆,关于民谣的记忆。

老狼,一个属于那个时代的名字,他的原名叫王阳,似乎很少有人知道,名字里就带着阳光,温暖,不热不燥,正如他所有的歌曲一样。他大学毕业后不久,录制了那张《校园民谣1》的唱片,记录了一个时代,所以我们听到了《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以及《流浪歌手的情人》。

初听老狼的时候,估计我才上小学,与他错过了太多的岁月,但还是赶上了那列青春的末班车。我记得那时上初中的姐姐,一到周末就上街买磁带,然后插进听英语的录音机里,家里一到周末就是各种流行乐的声音,伴随着父亲听京戏的广播声。

高中时,每天中午放学我都会去父亲单位吃饭,端着饭碗在一棵大梧桐树下吃着小灶,家属院有很多孩子同我一起吃饭,我好像是年纪最大的。每天吃完饭,我就去父亲的办公室睡午觉,上一会儿网,然后躺在那黑色漆皮的沙发上。

记忆最深的是十月间,江南的秋意已浓,秋风秋雨愁煞人之后,总会有一阵子的阳光特别暖和,让人可以曝背谈天。课本上刚学了刘亮程的散文《寒风吹彻》,语文老师的发音很有趣,撅起嘴的样子特别可爱,故而一到这种暖和的天气,我们都能学着撅起嘴,“常来暄暄”,应该就同现在一样的季节吧。

或许我记得深秋里的那张沙发,是因为听到了那首《虎口脱险》。躺在沙发上睡午觉,总有个习惯,就是放首音乐。那时候,有两个网站是我每天必上的,一个豆瓣,一个校内。两个网站都有一个类似的电台播放器功能,可以选择调频,我每次都拨到木吉他专栏。

悠扬的曲调开始进入我的耳朵,当唱到“把窗户打开吧,对心情会好一点”,我竟然情不自禁地起身去开了窗,屋外一阵寒风袭来。但江南小城街面上的阳光也正好洒在我的脸上,空气里冷冷的,却有股秸秆干燥爽朗的味道。从此之后,我记住了这种味道,江南的味道,也记住了这首歌。

2

上大学时,凑巧又在大学的尾巴里,四五年的恋爱无疾而终,整天拎着酒瓶,醉死在小酒馆里,睡死在宿舍的床上,昏昏沉沉的,好像人生的那点希望全然给掐了。

半个月的沉沦之后,我记得在一个阳光明朗的冬日里,舍友白日拉我去沂河畔吃火锅。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就去了,鲁南小城的冬日里,空气比江南干燥,但是越干燥越是爽朗,仿佛又闻到了秸秆的味道。

在火锅店里,我们坐在吧台椅上,面前是一列小火车,火车驮着的车皮上放着一盘盘的菜肴,我们只需烧开了锅底,便可在火车上自取,很有意境和趣味的一家火车主题火锅店。名字似乎叫作快乐驿站,只是那天我并不快乐。

我面前的火车悠然地开着,店里突然又响起了那首《虎口脱险》,“爱你的每个瞬间,像飞驰而过的地铁”,伴奏音乐里响彻着火车轧过铁轨的声音,哗嚓,哗嚓,哗嚓……

那一刻,我半月没有掉下的泪水终于像洪水一样开了一道口子,竟然没出息地哭了,眼泪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滴落在面前的火锅锅底里,一圈一圈地泛开。顺手拿起一瓶二锅头,径直喝光。

因为想起了大学前三年异地恋的时光,每隔月半,我便要在鲁南的小火车门前排队,坐上那辆开往姑苏的破旧绿皮,一开便是一夜,整晚都在听着火车“哗嚓,哗嚓”的声音,四五点钟时,站在姑娘的宿舍楼下,那是江南湿冷的冬日初晨,天上亮着星辰,寒风刺骨。

“说过不会掉下的泪水,现在沸腾着我的双眼,爱你的虎口我脱离了危险。”

3

那个时代的歌手很多,拿着吉他的人,记得最多、听得最多的,一个是朴树,另一个便是老狼。我还记得有一句很文艺的话可以评价他们:站在山顶上看过风景的人,只是继续默默地跋涉,不再流连路边的野花,所以一首歌能唱很长时间,来来回回地让人唱。

坐在在泉水叮咚的校园里写诗,流浪在大地,至今是我挥之不去的情结,这都是那个时代的人带给我的。依旧是我上大学的时候,我把这两件事情也给做了。

有一年,我去了西南的一个叫作麻栗坡的边陲小镇,那里曾经发生过一场边境战争。我一路搭车,舟车劳顿地跑到了那里,为了瞻仰一下父辈逝去的光辉岁月。当时身边跟着一个出来流浪的姑娘,她叫东青,一种西南的常青乔木,名字很美。

那个晚上,我们坐在中越边境的一个KTV里,“江南小姑娘”莫名其妙地对我一阵歇斯底里,我站在屋外哄了三四个小时依旧没有平息。回去后便是独自拿着酒瓶,黯然销魂,喝了多少我都记不住了,像个混蛋一样,有多少就喝多少,没有担当地忽视了身边一个姑娘的安危。

东青那天知道我不开心,看着我喝酒,她独自在一旁抽着烟。或许想着自己的心事,她的故事是一场青春成长的阵痛,那条伤疤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抚平。我看着她一根根地抽,心都碎了,酒自然也跟着醒了,便拿起了话筒,“把烟熄灭了把,对身体会好一点,这样会度过想你的夜。”她苦笑了一下,掐灭了烟头。

喝酒的席间,旁边的哥们看我喝得这么爽快,偷偷地把早就从军装上撕下来的作战肩章给我看,那是一支共和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作战部队,此后又成立一个颇具威慑力的边境特种部队,他似乎想告诉我,今天有特种部队保护,不用怕。酒意阑珊,大家都要散了,一个个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告别,说明天再喝。

东青出去了一趟,回来告诉我,有一个男人刚刚想抱她,她把人给推开了。我身上打了一个冷颤,马上起身回宿地。西南边陲的冬天不冷,但是一到深夜,山林里的寒气上来了,真的冻得透骨。两个人并排走在回宿地的路上,月光洒在我们的身上,我许是喝醉了吧,竟然说,“如果十年后,大家单身,在一起吧。”

此后过去了很多年,我真的分手了,又过了很久,我们又有了音信。她许是忘记了这句话,也忘记了当年我对她唱过的这首歌,那句歌词是让她不要抽烟了,不过后来她倒是真的把烟给戒了,我真的很开心。至于那句话,她可能当了一句玩笑话,因为她说过,离了西南的东青哪里还是东青啊,或许远方也只能属于江南吧。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听民谣,故而记得很多旋律,也记得很多人对我说过的很多话。

4

前女友跟我分手的那天晚上,在电话那头哭,哽咽着说,“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合适,我怕我跟你提分手之后,你会抽烟,你会酗酒,你会变。我不想看到你这样。”我倒过来哄她,“放心吧,我可能喝点酒,但不会抽烟的,我做不到自甘沉沦,你别管我,好好过日子。”

但我忘了,她是最讨厌喝酒的人。我记得那句,“以后我们还是朋友。”恋人不在一起了,从虎口里脱险后,真的可以再做朋友的。那段青春的回忆,自然是一场最美的纪念吧,问心无悔。

东青也对我说过,“远方如果会弹吉他,会写歌,那该多好,一个人,一双脚,一个吉他,一曲民谣。”我开玩笑,“那还了得,该有多少东青会排队喊远方大叔了。”她说,“不会吉他不要紧,你是一个人,一双脚,一个酒瓶,一篇诗和远方。”东青算是把我那些年的时光给概括了,那个只属于西南的东青,画了一幅只属于江南的远方的油画。

我这些故事,还是第一次讲述,由一首《虎口脱险》全部串联在一起,此生与民谣算是脱不了干系了。在一种不急不慢的叙述中追忆美好的回忆,别人对我说过的话,我会永远记得,我对别人说过的话,我也忘不了,就像是民谣里的那些歌词。或许我爱过的姑娘,也永远不会忘记吧,才子多情的背后却是深情,辜负佳人。

你看,我已经打开了窗,心情好了很多,窗外阳光正好,唱片还在唱着民谣

《虎口脱险》 收录于老狼2003年专辑《晴朗》

词曲:郁冬

把烟熄灭了吧~对身体会好一点~虽然这样很难度过想你的夜~舍不得我们拥抱的照片~却又不想让自己看见~把它藏在相框的后面~

把窗户打开吧~对心情会好一点~这样我还能微笑着和你分别~那是我最喜欢的唱片~你说那只是一段音乐~却会让我在以后思念~说着付出生命的誓言~回头看看繁华的世界~爱你的每个瞬间~像飞驰而过的地铁~说过不会掉下得泪水~现在沸腾着我的双眼~

爱你的虎口~我脱离了危险~

[责任编辑:刘宇宏]
标签:民谣 虎口脱险 老狼
分享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推荐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