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生在线首页 设为首页 在线投稿 实名注册指南
官方微博

总有一场戏令你泪流满面- -评『死神与少女』

我要评论(0) 字号:T T 2015年06月17日 来源:壹戏剧

戏剧从来不只是一种消遣;戏剧有温度,戏剧有力量,甚至在教育还不够普及的时代,戏剧还承担了教化民众辨识善恶忠奸、是非美丑的使命。戏剧真的可以载道,戏剧依靠其强大的舞台冲击效果,甚至比电影更深远地承载着大众的情感,看一出戏,在戏里找到与自己相处的方式;在别人的故事里,找到自己的影子,从而产生共鸣,舒缓那份生命不能承受之重。这是戏剧的力量,也是爱戏人的福报。

曾获劳伦斯•奥利弗奖最佳剧本奖的《死神与少女》就是这样一部承载无数大众情感的剧本。在舒伯特的音乐中探讨“我们要如何与自己曾经的敌人相处?我们要如何面对过去的创伤?为什么总是要我们受害者忘却和原谅?“ 这些关乎每一位受害者与施虐者的命题, 不只是学术上的探讨,也不是法庭上的一个个案例,而是每一个相关个体活生生的生活。暴政结束了,如何安抚过去无辜受害的民众?如何对待过去的施暴者?阿•多尔夫曼 通过戏剧的形式,在《死神与少女》中做了尝试性的探讨。

如果结合他本身的经历来看,那不是闭门造车似的冥想,而更像是用一生来挣扎着为自己寻找答案。从社会学和历史学的角度来看,这些命题非常宏大,也非常不容易解答,可这样的现实就在埃及、突尼斯、叙利亚、伊朗、尼日利亚、苏丹、伊拉克、泰国等国上演着,哪怕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就在并不遥远的历史,也刚刚发生过。我们不该感到陌生。

只不过,有些人选择不谈论,装作没有发生,以发展和秩序为借口。可阿•多尔夫曼的《死神与少女》却一点都不汤事儿,在他的本子里,没有不痛不痒的话,他单刀直入,正面面对这些令人难以回答的问题,因为那关乎每一个相关个体的切实生活,包括他自己。一个文明人,当然要尊重法律,尊重程序正义。但是如果法律不能惩罚坏人,应该怎么办?我们听惯了要与自己“和解”,但凭什么坏人做了错事每次都该好人隐忍和原谅?我是尊重程序正义的,但是总有些渣滓们会逃脱法律的制裁。

三面环绕舞台的观众,随着舒伯特的《死神与少女》,随着国家一级演员田水精湛的表演,一起感受了鮑琳娜曾经受过的伤害,感受了她的痛苦,在她与丈夫与医生充满思辨的对话中思考,如果是自己应该怎么做……我相信,每一个美丽的灵魂都曾被伤害过,就像唐·麦克莱恩(Don Mclean)在写给Vincent 梵高的歌里说的那样,“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 人类世界,从来就不是一个美丽的世界,所以『与人为善』也注定要比『与物为春』难的多。春风秋风,物分得清,人却未必。所以,好人在世上注定要受伤。

因为这些伤害,尤其是那些精神上的迫害,我们有可能十几年甚至一生都被噩梦惊扰,局外人哪怕是我们的亲人都未必理解那是一种怎样的折磨,心理医生和爱我们的人,告诉我们要与自己和解,要原谅,要忘记,我们已经听的太多。这一次,终于在阿•多尔夫曼的《死神与少女》中,在田水的表演中,找到了答案,所以我们在鮑琳娜的“歇斯底里“里,泪流满面。

剧终了,散场了,在回家的车上,重温舒伯特的《死神与少女》,我想起莎士比亚“King Lear“ 中的那句 ”Pray you now, forget andforgive“ 想起中国「论语」和西班牙Don Quixote 中不谋而合的期勉「不念旧恶」的教化。但这歌声让我想起刚刚的话剧,它提醒我应该在”原谅“ 前加一个前提:那就是作恶的一方要忏悔才行,如果对方怙恶不悛,就不能原谅了。我们谴责那些原谅不知悔改的施虐者的人,你是贱种!

[责任编辑:刘宇宏]
标签:戏剧 死神与少女
分享到:
复制链接 打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查看网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推荐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