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原创话剧在哪里 | 被边缘化的戏剧编剧?

2016年04月14日 17:06:26 来源: 大麦戏剧公众号 作者: 字号:TT

今年很特殊。戏剧界有两个大人物,西方的莎士比亚、东方的汤显祖,适逢二人逝世400周年,联合国都觉得他俩可以放在一起了,在全世界发起了一系列纪念这两位的活动。

为舞台而创作,因编剧而成剧作家。与热闹、声势浩大的纪念活动相比,国内编剧面临极其尴尬的境况,好剧本难寻,编剧势微,在创作中原本该居于主导地位的编剧越来越被边缘化,由此剧本荒等一系列问题接踵而来。

导演天大?

“近几年可以看到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剧作,新编剧看不见影儿,有一定资历和实力的老前辈也越写越差。其实问题都出在剧本上。” 北京戏剧家协会驻会副主席、秘书长杨乾武表示说,至少将近20年剧作家没地位,大多数作品在宣传时导演和演员拼命往前推,不认真找几乎看不见编剧在哪里。编剧几乎是在给导演和制片打工。尴尬的现实是导演不重视剧作,只看重自己的二度创作。

编剧、导演、出品方尚未形成良好有效的沟通,是尴尬的源头。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梧桐说,“通常编剧将完成的剧本交给制作方,便再没对剧本、表演发表意见的空间和机会。现在比较头疼的是几乎所有不管大小有没有名气的导演都想要强调自己的惟一性,拿到剧本就想改,甚至都不会去通读剧作家要阐述的是什么,只想改成自己的东西”。

“常说好剧本是一剧之本,剧本立得住,是戏能不能立住的关键。花里胡哨的宣传、导演明星阵容都仅仅是锦上添花的东西。”杨乾武说。2013年《蒋公的面子》横空出世,一部当时南京大学的毕业习作。没名导、没明星、没张扬,没想到成了口碑与票房俱佳的黑马,杀到全国,至今巡演各地仍一票难求,这对近年来的话剧界来讲堪称奇迹。

“与‘蒋公’同年诞生的《驴得水》也是一样,靠的都是遵循严格的戏剧规律,尊重戏剧的文学性,真正用好本子来征服观众。”杨乾武说。

改戏还只是一方面,还有一种是根本没剧本。著名导演黄凯在排舞台剧《庄先生》的时候就提到,小剧场不重视剧本,靠导演和演员的头脑风暴就“攒”出一台戏来。“这种情况在小剧场里是十分普遍的。进场排练可能只有个大纲。有的甚至连大纲都没有,排到哪儿算哪儿。”黄凯说,“但成品和成熟的、可推敲的作品相比就相差太远,台词‘水’到堪比低劣的影视剧,也根本谈不上戏剧的文学性。”

真缺编剧?

导演主导,演员风光,编剧声音显得格外微弱。难道真缺编剧?

“我不这么认为。每年中戏、国戏、北电戏文系的毕业生就有上百个,如果他们没有编剧梦想,那只能说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梧桐说。

数据显示,2015年北京电影学院戏剧影视文学专业计划招生40人,但报考人数达到3777人,较上年增长超过四成。报录比超过94:1,在北电各专业报录比中仅次于表演专业,排名第二。

可为什么戏文系的专业学生写剧本达不到要求,戏文系毕业很难拿出一个规整可用的舞台剧本?“我所见到的很多申报的作品,连剧本的格式、文学性等基本要求都达不到,甚至只要求出个大纲都很不尽如人意。”《新剧本》杂志执行主编林蔚然从事多年剧本征集工作,并主持老舍戏剧文学奖评选,她工作的重头戏就是大量阅读投稿而来的新剧本。

“缺编剧不是事实,缺的是敬业的编剧,在技术和态度上都有追求的编剧。不是说我们教了创作技法就够了,需要有创作的机会。”梧桐很感慨。有很多时候梧桐所看到的学生作品,尽管可能不及格,但是他的很多创意和手法是可以用的,只是缺少一个平台来给他们成长的空间、打磨的空间。没有平台,也没有时间,编剧迫于生计很难直接选择创作,而是选择接活或者当枪手。

利好信号

舞台作品缺少好剧本已然成为业内共识。李伯男工作室用小剧场孵化剧本,试图走出一条有别于舞台剧跟随大IP制作的老路,更大程度发挥剧场自身的能动性,而不仅仅是跟随。厚浪文化运营总监田旭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健康的发展模式不是依靠成熟粉丝,而是用好剧吸引更多粉丝,让舞台剧走出更大的空间,今年已经有多部舞台剧衍生的电影作品。“剧场是个很好的检验场所,经过了剧场检验的剧本,可以推向更大的空间,李伯男工作室已经在酝酿自己的剧本扶持计划。”

除了李伯男,还有田沁鑫。越来越多已经在业内颇具号召力的戏剧人、独立戏剧工作室将重点放在自家编剧的培养上。作为国家话剧院导演、北大影视戏剧研究中心副主任,田沁鑫曾在北大发起“新写作计划”,联合北大影视戏剧研究中心、国话、上话、北京儿艺、北大培文及苏格兰国家剧院等单位,征集中文原创剧本,并从中选取优胜者,派往英国学习,所写剧本还有机会参展英国演出季。这一计划调动起大量有戏剧梦想、热爱文学的一代新编剧。

一边培养自家编剧,另一边民营机构对有艺术价值、市场价值的好剧本判断也更加积极敏锐。获老舍文学奖的一部作品 《冬之旅》发表于《新剧本》2013年第六期,艺术品质不凡,但既不谈情说爱,又无情节刺激,讲的只是一对风烛残年的知识分子,其实是个典型的文人戏。照寻常思路,这类风格的戏剧最该由国有院团出品,走小而精路线,满足那些对戏剧艺术有较高需求的观众群体,尤其是热爱艺术的知识阶层。想不到,民营公司北京央华时代捷足先登,率先实现了一次两岸超级组合。足见民营戏剧制作团体、文化公司对好剧本的渴求和敏锐。

另一项利好在政策扶持,以往编剧扶持几乎是空白,近几年的政策导向在帮助编剧成长。从去年开始国务院对于戏曲的扶持已经让编剧看到了希望,给剧作家一个导向,文化环境在试图理顺编剧的位置。

 

[责任编辑:刘宇宏]

戏剧 编剧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