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邢岫烟:浓淡由他冰雪中

2016年12月30日 14:52:16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校网通 作者: 字号:TT

初读《红楼梦》我几乎未感知到邢岫烟的存在,甚至还读错了她的名字,她就像寒冬中悄然绽放倾吐芬芳的梅花,那样静然低调,从不与大观园里的姹紫嫣红,争奇斗艳。

再读《红楼梦》她仍旧平凡,可是我却被她深深的吸引。

岫烟,岩间云雾,有着超凡脱俗的韵味,让人闻此名,便急着想要结识这名字的主人,不知其人是否也如山间岩穴里浮动的轻烟般幽渺虚幻。

云无心而出岫

岫烟的出场是平淡的,在第四十九回中,当薛蝌,宝琴,李纹,李绮,邢岫烟五人组成的投亲队伍来到贾府时,宝玉在袭人、麝月、晴雯面前绝妙口称赞前四人为“精华灵秀”,就是没有提到岫烟,可见岫烟是多么的不起眼。但细细想来,岫烟家道落魄,又一身荆钗布裙,在那熙攘繁华里,自然会显得平平落落。但岫烟本身却有着恰似“云无心而出岫”的绝世清雅和空谷幽兰般的独特气质,让人再次回眸后就再也难以忘记。

关于岫烟的身世,曹雪芹也说的极其平淡:“邢夫人兄嫂家中原艰难,这一上京,原仗的是邢夫人与他们治房舍,帮盘缠。”曹公虽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却细致的表现出了岫烟不幸的处境。岫烟所要依靠的姑母邢夫人,向来以冷漠自私著称,她对待岫烟,不过脸面薄情,并非出于真心,只是亲戚情分照料一下而已。

寄身他人屋檐下,贾母说了一句“也不必家去了,园里住几天,逛逛再去”,虽然是客套话,却也算得着落有望,如此,便由着王熙凤安排,岫烟住进了迎春的紫菱洲。

最初,岫烟是不受待见的。她没有半分不是,只因新添了宝琴这样光彩的人物,一时间大家全都眼花缭乱,谁还顾得上这个贫家女子?可是岫烟不在乎,她仿佛“戒”了人所固有的私欲,平静淡然的面对所有的不幸和不公,不争不抢,不怨不闹,有着道家自由超脱的情怀,又有着儒家温文尔雅的涵养。就连“凤辣子”王熙凤初见岫烟时,“冷眼敁敠岫烟心性为人,竟不象邢夫人及他的父母一样,却是温厚可疼的人” 便生了好感,又可怜她家贫命苦,“比别的姊妹多疼他些”。

浓淡由他冰雪中

凤姐眼光果然不错,虽然岫烟的父母是“酒糟透之人”,然而生的女儿却是兰心慧质、端雅稳重。最可贵,清淡出世、安贫乐道。

清淡,乐道,这一点着实让我想到了《红楼梦》中的另一个与她在品性上有些相似的人——妙玉。

在《红楼梦》第63回里,宝玉在去栊翠庵的路上与她在沁芳亭相遇,宝玉正为“槛外人”之事百思不得其解,却是岫烟为他解了困惑。岫烟和妙玉曾在姑苏十年为邻,岫烟一开始识字全承妙玉指点,宝玉知道这渊源后忍不住叹:“怪道姐姐举止言谈,超然如野鹤闲云,原来有来历。”妙玉是那样心性高洁,孤高气傲,“天生成孤癖人皆罕”,刘姥姥吃过的那只成窑杯,她都嫌脏不要了,却与岫烟做了十年邻居且二人还是贫贱之交,有半师之分。可见岫烟的超凡脱俗,与众不同,连妙玉都愿意与她亲近。

贾宝玉说岫烟“不是我们这一类人”,“我们这一类人” 如春天里姹紫嫣红的百花,而岫烟却是冰雪中一枝悄然绽放的梅,冬天里的梅又怎会与春天的百花争奇斗艳,不是不配,是不愿意。

寄人篱下,岫烟不忘自己“外人”身份,也不会自卑的躲于人群之外。大家兴起,吟诗,她也会积极参与其中。

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已笑东风。

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

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红。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

这一首《咏红梅诗》,我很是花心思读了多遍,与大观园众人的诗相比,她的诗如她的人一样平淡如水,但最后一句“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却一下就把她超然如野鹤闲云的性情体现出来。

守得云开见月明

寒冬的梅被冰雪所覆盖,她的馥郁也能引来诗人无限赞美,同样超凡脱俗的人不会一直平淡,总会有人会注意到她的独特之处。

在大观园里,岫烟虽与别的小姐一样,每月领二两银子的月钱,但邢夫人嘱咐她省出一半供奉父母,余下的一半,还要打点紫菱洲的下人,岫烟的生活总是捉襟见肘。最拮据的时候,她不得已拿了棉衣去典当,恰被宝钗发现,才给赎了回来,也由此引出了她的姻缘。这株孑然绽放的梅终于遇到了她的吟诗人。

薛姨妈欣赏岫烟是个守得富贵、耐得贫穷的好女儿,有意让她嫁到自家,于是便由贾母、王熙凤作保,邢夫人表态,定下了岫烟与薛蝌的亲事。对于薛蝌我只记得宝玉说过一句夸赞他的话“倒象是宝姐姐的同胞弟兄似的”,可见他也是个相貌端正,温文尔雅的人。岫烟同意了这门亲事,并不是仰慕薛家的财富,而是因为见过薛蝌,确认他为人稳重可靠,情意暗合。守得云开见月明,岫烟和薛蝌的结合终也为《红楼梦》的悲剧增添了一点温暖的色彩。

在《红楼梦》众多女子中岫烟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她和黛玉一样寄人篱下,却不像黛玉那样多愁善感,敏感多疑,而是凡事任由他去,任其自然;和妙玉一样超凡脱俗,冰清玉洁,却不同于妙玉的狷介孤高,特立独行,而是安贫乐道,冲淡性灵;又如迎春一样一心忍让,却不同于迎春那般老实无能,软弱怕事。黛玉最终“玉带林中挂”,妙玉“终陷棹泥中”,迎春“一载赴黄粱”,唯有岫烟“守得云开见月明”。

“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终究来说,岫烟是看明白了人生,接受着本该接受的一切,从容随和,乐以忘忧,安安静静过着自己的日子。所以,才有了最终的安稳归宿。

[责任编辑:刘宇宏]

《红楼梦》 邢岫烟 淡然 脱俗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