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聆听大师回音,感悟科学情怀——沉痛悼念段一士教授

2016年12月28日 14:09:55 来源: 兰州大学 作者: 字号:TT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著名理论物理学家和物理教育家、兰州大学资深教授、原物理系系主任段一士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 年12月 21日17时45分在兰州不幸逝世,享年90岁。

段一士教授的生平简介:

1927年7月17日出生于北京

1935年9月至1937年7月在北京育英小学学习,卢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爆发,随父母离开北京

1937年9月至1939年8月在成都忠诚小学学习

1939年9月至1940年7月在四川资阳县小学学习

1940年9月至1945年7月在四川灌县空军幼年学校学习

1945年8月至1946年8月升入航空学校学习

1946年9月至1947年2月在杭州笕桥航校学习飞行

1947 年9月抗战胜利后为了科学救国,考入南京大学前身金陵大学物理系

1951年6月毕业留校任教

1952年9月以优异成绩考取莫斯科大学,同时考取了钱三强先生的研究生。1953年9月至1956年8月在莫斯科大学理论物理教研室攻读并获副博士学位

1953年9月至1956年8月在莫斯科大学理论物理教研室攻读并获副博士学位

1956年9月至1957年11月在苏联联合核子研究所任中级研究员

1957年回国后一直在兰州大学物理系执教

自1977年起担任第四、五、六届甘肃省政协委员

1979年3月被评为我国首批博士生导师

2004年被评为兰州大学资深教授

段一士先生历任兰州大学理论物理研究所所长、理论物理研究室主任、物理系主任等职。曾任国家教委物理学科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理论物理教材建设组副组长、中国物理学会理事、中国高能物理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物理学会引力与相对论天体物理分会委员、国际霍普金斯粒子理论现代问题讨论会常任委员、甘肃省物理学会理事长、名誉理事长。

段一士先生爱党爱国,受父亲影响,早在解放战争时期,就立志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国家解放和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在父亲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解放四川时,陈毅元帅受刘伯承元帅委托找到他,并说:“你父亲协助解放西南,部队实行供给制,今后你要照顾好母亲,要自己挣学费和生活费,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段先生自力谋生,以送《新华日报》完成大学学业,并利用送报者身份宣传党的政策,表现出了高度的思想觉悟。留苏期间承担并圆满完成了多项重要中苏高层科技交流任务。回国工作以后,他政治立场鲜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基本路线和各项方针政策,在大是大非面前始终保持清醒头脑;他忠诚党的事业,理想信念坚定,对党感情深厚,与党同心同德,始终以优秀共产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先后于1986年、1995年两次被评为兰州大学优秀共产党员。

段一士先生严谨治学,硕果累累。段先生是国际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终生都在物理科学前沿探索奋斗。他长期从事广义相对论、粒子理论、规范场理论、拓扑场论和宇宙学等方面的研究工作,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190多篇。在国际上最早提出引力规范理论中任意自旋场的广义协变狄拉克方程;在广义相对论中提出新的广义协变能量动量守恒定律,克服了爱因斯坦、朗道等人的守恒定律只适用于准伽利略坐标系的缺陷;与学生葛墨林在国际上最早提出规范场理论中规范势可分解和具有内部结构的新观点,得到了SU(2)规范场论中N个运动磁单极的拓扑流理论;后又与学生张胜利将拓扑流理论应用于固体缺陷,建立了位错和旋错的规范理论,在国际上首次直接统一了固体缺陷的几何与拓扑,在国际上得到了该领域权威学者的高度评价。他在磁单极方面的研究,1976年被杨振宁教授评价为具有国际水平的美妙工作。段先生于20世纪70年代初在国际上首先提出规范场理论中的规范势可分解和具有内部理论,并广泛应用于宇宙学、凝聚态物理、额外维理论、微分几何与拓扑等领域,在国际上被誉为“段学派”。1978年“磁单极理论”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979年“反坦克火箭电子引信”获国防科研重大成果奖,1982年“经典规范场理论”获全国自然科学三等奖,1985年“广义相对论中的能量、动量守恒定律”获国家教委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和甘肃省高等学校科技成果一等奖,1991年“固体缺陷拓扑规范理论”获甘肃省科技进步一等奖,1992年“固体缺陷拓扑规范场理论”获甘肃省高校科技进步一等奖,2003年“凝聚态和宇宙时空缺陷的拓扑规范场理论”获甘肃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同年,“拓扑规范场论新发展及其在物理学前沿学科中的应用”获教育部提名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段先生于1990年被评为全国高等学校先进科技工作者,1994年被评为甘肃省优秀专家。

段一士先生躬耕讲坛,为国育才白首穷心。段先生执教65年,主讲群论、量子场论、广义相对论、规范场理论、拓扑场论、超弦和超对称、额外维理论等20多门理论物理专业课程,教学水平和教学效果得到了师生的高度赞誉。1989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他尊重教育教学规律,注重创新创优,非常重视青年人的培养,鼓励他们热爱科学,勇于探索物理前沿领域。在他身体力行倡导下,物理系教师多次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在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举行的中美联合培养物理类研究生招生(CUSPEA)考试中,与钱伯初教授、汪志诚教授等共同努力培养,使得兰州大学物理系学生成绩多次名列前茅,引起了国内外各界对兰州大学的关注。在多年的教学实践和科学研究中,段先生凝练出“言简意赅,珠联璧合,集纳新说,返朴归真”的教学之道和“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去伪存真,止于至善”的治学之道,培养了一大批专业人才,很多已成为院士、校长、院长、所长等。段先生2006年退休后,还长期担任物理隆基班的导师。为兰州大学人才培养做出了不朽贡献。

段一士教授与葛墨林合作研究规范场理论

编者按:小编特整理2015年4月29日因劳动节特稿《奏响大学劳动最强音》采访段一士先生的录音节选(采访人:《兰州大学报》记者吴振荣),让我们一起聆听大师回音,感悟他的科学情怀。

段:日本人轰炸成都,炸得很糟糕,把半个城都炸了,房子都炸倒了,炸碎了。我就恨日本恨得要命,想长大了一定要打日本,恰好当时有空军幼年学校,我就考进了空军幼年学校,身体还好。空军幼年学校五年学习的课程都是中学的课程:初中、高中。但是有航空知识、空军的一些训练。抗日战争胜利了,我恰好毕业了,毕业了升入航校,就学习飞行了,学习了一年,我就想:日本人已经投降了,不打仗了,学空军干什么?我就想念大学,就考进了当时南京大学的前身——金陵大学。因为我初中的时候就自学了微积分、量子力学和原子物理,所以念金陵大学成绩非常好,班上考了第一,就留校当助教。恰好那时候考的留苏的留学生考试,我就参加了,一下又考上了,就派我到苏联去,56年派我去的。我就到苏联莫斯科大学当研究生,毕业了后给朗道院士当助教,去了帮助他搞科研、查资料。苏联恰好当时有个联合核子研究所,中国是联合核子研究所的领导成员之一,就决定让我去那里工作,因为我的业务基础比较好。在联合核子研究所工作了一年,我回国的日期到了,就回国了。我原来是南京大学的,我就到教育部报到。教育部说你不要回南京大学了,我们把你分配到兰州。苏联回来的都是修正主义,要下放,思想不好。结果我就到了兰州。兰州大学物理楼刚好开始建,我就一边搞教学,一边建设物理系,后来就让我当物理系的系主任,因为我是留苏的。我就决心把物理系搞好。修了很大的一个楼,里边各个专业都有。一直工作好多年,把物理系建设起来,培养了好多人。

问:那您这一生应该是非常辛苦,因为我们的国家也是经历了不同的时代,像您中学时是抗战时期……

段:特别60年代,经济生活困难,吃饭都吃不饱的,就喝粗粮的糊糊,没有吃干饭,菜也没有,就这样我还坚持工作。(记者:当时在兰大听说地上的树叶扫到一起都不能扔,得把叶子加到糊糊里头)对,地上可以吃的草我都煮来吃,没有卖菜的。经济生活困难!有一两年,度过了就好了。

问:那困难的一两年内您有没有觉得在学术上有因为经济困难的生活不能前进想放弃的时候吗?

段:在经济困难的时候我都在一直拼命干,因为觉得困难的日子总会很快过去,不要把时间浪费了。还要学东西,不然不学东西毕不了业(当时您的学生有因为生活困难放弃的吗?)没有,学生都非常努力。回忆起来,经济生活困难,我们都克服了困难。

问:您觉得给现在的年轻孩子提点希望、寄语,您想跟他们说点什么?

段:现在的学生有些不太努力,没有理想,(只)希望以后过好日子,(但)在工作上,科研、教学都对自己要求不高。这是唯一的一个缺陷。

问:现在的青年教师有的一味为了发表论文,价值并不一定很突出,您怎么看?

段:有些人是为了发表文章搞科研,不是为了搞科研,不是为了创新,所以文章水平不高。搞科研是为了创新,搞好研究工作。所以基础好了,观点又对了,对自己的科研帮助比较大的,对自己的科研和研究生都有帮助。

跟研究生一起搞科研,经常开夜车,半夜一起研究问题,有时候搞到天亮……教授的工资高,所以给他们弄点吃的。

有时候特别困难,但是看到的不是困难,而是未来的希望。

问:先生您能谈谈在兰大工作生活的生涯中记忆犹新、特别高兴的一件事吗?

段:1957年大跃进期间,旁人都是大炼钢铁(一般人怎么炼得好钢铁嘛),我们照常上课。那时候我搞计算机,带着研究生继续搞科研,研发出了中国的第一台模拟计算机,非常大,有一万多个电子管。我是搞理论物理的,但在实验科学方面也搞出了新东西。解决了物理学量子力学的薛丁格方程,普通计算解决不了,我们可以解决,所以得出好多新东西。

2007年段一士教授八十华诞

在获悉段一士先生逝世的消息后,北工大刘鑫教授特撰悼文如下:

八十年前,他是皇城根下那个迎着朝阳,蹦蹦跳跳,领着小黄狗去上学的小顽童。

七十年前,日寇投降。他是那个空军少年飞行员,走出军校,走进高校。金陵大学,是他追寻物理之梦的起点。

六十年前,他是朗道院士赞许不已的那个聪明的中国人。丰神俊朗,玉树临风。和很多年轻人一起,把世界最前沿的物理学带回祖国,从此扎根黄土高坡,专心致志搞科研。

五十年前,他是那个另辟蹊径、把射流技术融入反坦克武器的研制、在珍宝岛中苏对抗中站在技术最前沿的军工专家。这个有智慧有人生策略的人,为自己营造出难得的避风港。白天搞军工,晚上开夜车搞理论物理,默默追踪着世界的最前沿。

四十年前,他是那个被杨振宁称为在山沟沟里还在坚持搞规范场的执着的理论物理学家。文革,挡不住志趣相投的科学家紧握的手。浩劫终将过去,春天已经来临。

三十年前,他是那位国际霍普金斯粒子物理研究会的中国常任委员。他在思索规范势该怎样分解,哪一部分是拓扑几何的,哪一部分是物理的。

二十年前,他是陈省身先生书房里那位热情的访客,高兴地告诉陈先生,高斯-邦奈-陈定理的微分内涵已经找到,拓扑缺陷真的能被捕捉到。

十年前,他欣慰地看着自己辛勤培养出的一批又一批学生,业已成为学界的栋梁之才。他们中有院士,有教授,有高级工程师,有应用技术界的精英。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今天,他摆脱了病魔的纠缠,终于可以自由地追寻理论物理和数学的真谛。还有那么多有趣的问题需要去追寻,可以去追寻,快乐地追寻。他还是那个聪明的年轻人,还是那个淘气的小顽童。

万物始于一,常道法自然。

深观宇宙妙,穷极粒子玄。

—— 录段一士先生咏志诗一首

墨香犹在,先生去矣!

2013年11月2日,段一士教授做客萃英沙龙,解读201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段一士先生长期从事教学、科研和管理工作,为兰州大学物理和管理两个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也为我国物理学的发展和人才培养奉献了毕生精力,做出了卓越贡献。

段一士先生热爱兰大、扎根西部的奉献精神,精益求精、止于至善的治学精神,不断创新、追求卓越的科学精神,是兰州大学师生宝贵的精神财富,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怀念!

段一士先生的逝世是我国物理学界和兰州大学的巨大损失!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是我们永远的骄傲!

[责任编辑:朱艳艳]

段一士 悼念 永远的导师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AddFavorite(sURL, sTitle) { try { window.external.addFavorite(sURL, sTitle); } catch (e) { try { window.sidebar.addPanel(sTitle, sURL, "");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