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409物语——初来乍到与方言与饮食

2016年11月01日 10:42:12 来源: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作者: 字号:TT

提着沉重的行李,孤身一人走到寝室门前,打开门,看到的是早已在此等候的室友。他们带着青年特有的朝气与活力,面带微笑,迎接踏入寝室的室友,热情地攀谈,短短的时间似乎就建立起了不错的情谊。

然而,真实的情况却是——跟着不放心的父母,提着比想象中还要多的行李,打开门,除了被白漆包裹的各种设施,什么都没有。如果现实是漫画的话,此处应当有一阵秋风。听着父母说着早已不下三遍的讲话,收拾着自己的床铺。

而在自己以为室友得很晚才会来时,寝室门又一次打开,传说中的室友终于到了。然而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转眼之间母上大人已经与对方的家长开始友好谈话,速度之快令人惊奇,而室友亦是一脸无奈。

吃完午饭,终于送走了家长,两个汉子相互无言,沉默中一股尴尬的气氛。然而没多久便是一句“你是哪里人?”“河南滑县,你呢?”“浙江宁波。”然而两人都不知道对方所说的是什么地方,这就比较尴尬了。

这第一个室友名字取一帆风顺之意,唤作一帆。喜好运动,偏爱足球与篮球,似乎文武皆能,然而有时较为喜感。比如此人时常着衣完毕便来一句:“我觉得我今天特别帅,有没有?有没有?”又比如此人习惯性叫“哥们”,平常叫同学也就算了,然而有一次聊得兴起,此人一句:“话说我在水池边看到一只蟑螂,那哥们……”嗯……这就很尴尬了。

过了没多久,第二个室友到来。初时显得沉默寡言,颇为严肃,然而能与之融洽交流,还是湖北本地人。寝室之中有一个这么正经的本地人是一件让人十分欣喜的事情,只少以后出去会省去不少的麻烦。

但是相处较熟之后,其画风突变,令人措手不及。此第二个室友姓邓,称其老邓。最喜交流之中语出惊人,来一句:“信不信我把你gay了!”而后便会突然开始飙出各种段子,看似正常,实际上污得不行,如“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实在是令人防不胜防。

虽然在同性之间老邓放的非常开,但是若是旁边有女性同胞,则会收敛许多,用他的话说这叫作“熟了之后比较放得开”,让人非常之无语。当然老邓的性取向还是正常的,也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他只是一个傲娇。

而这最后一个室友则是在我与老邓、一帆二人相处两天后才姗姗来迟。他单名一个岩字,与其他三个人不同,他是一个黝黑精瘦的汉子,学力爆表,毕竟是一个从河北衡水走出来的猛士,让人不由感叹果然浓缩就是精华。

一个寝室,四个人,四个省。来自天南地北的我们能相聚在这一个小小的寝室,想来也是一份不小的缘分。而且有时候,来自天南地北并比想象中还要有趣,比如打电话的时候。

“侬唷丝体伐?阿拉额头督好葛。”

“你们说地都四些个嘛言,鞍都看不挡磨懂,光湖车车,湖烈烈,说点正阁地。”

“当天井,屋场子,贾东贾西嘛行子?”

“明儿腻们药去哪二耍?”

“学列个类后几方便。”

一个人讲电话剩下三个人都是一脸懵逼加好奇,虽然都仔细听着,但是就是听不出什么东西来。即使是县级市之间方言都会有些许区别,更别说直接就是跨省了。当然,好处在于给女朋友打电话的人完全不用注意被室友听去了八卦,可以畅所欲言。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华夏作为美食大国,各处都有各处的特别美食,但是有时候有些食物是其他人无法理解甚至都没有听说过的。但是执著的一帆兄却不知道这个道理,于是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会出现这样一幕:

“这个面一点都不好吃,还不如我们那边的烩面。话说你们吃过壮膜吗?”

“什么?你们居然没吃过壮膜!就是那种面饼里有……”

这种时候就会面对其他人无奈的眼神。有一次实在受不了的三人爆发了:

“你吃过醉虾醉泥螺吗?”

“你知道诸葛菜吗?”

“你知道春不老吗?”

毕竟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些让其他人无法接受以及连名字都没听过的食品。

当然还有一个让人无语的事实便是,不同地方吃饭的时候都是不同的,老邓和我习惯十一点就准备吃饭,而一帆那里十二点才开始做饭。于是有时候一起吃饭要么有人饿得不行,要么有人下午很早便饿了。一帆兄说过这么一句话:“我发现我这个月养成了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我竟然十一点半就开始吃饭了!”

尽管来自天南地北,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不适,但时间终会磨平一切的不快,而这相处的四年时光,也终将如美酒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加醇厚甘甜,回味绵长。

[责任编辑:杨璐遥]

寝室 地域 差异 磨合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 回顾旧版